您的位置: 温州信息港 > 体育

酒家闯入者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6:39:47

(一)异象迭出    一大早,李炳忠走进办公室,就看见一帮同事,聚在电视机前面叽叽喳喳讨论个不停。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些家伙,真的是不让自己省心,稍微放松一些,他们就不认真工作了。于是,他走到了他们的身后,咳嗽了一声,以示警告。  那些身穿白色工作服的研究员,纷纷回过了头,一向调皮的张开新道:“头儿,你来了啊,你看,特大新闻啊。”  李炳忠叹息着摇头说:“什么新闻,能比我们现在研究的课题更加重要啊,竟然一个个全都开小差。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作为我们这样的生物学家,人类的事情,我们不需要关心,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把试验做,那就对了,可是你们……”  新来的助理研究员,俏皮秀丽的王桂芳显然是还没有摸清楚李炳忠的脾气,在这个时候,竟然逆龙鳞,她嘴巴一噘,道:“可是,这个不是一般的新闻啊,那是关于动物的。”  老同事都知道,李炳忠不喜欢自己的助手多嘴了,他们都以为李炳忠此时一定会发作。可是,谁知道,他竟然没有发怒,而是瞪大了眼睛,盯着电视机屏幕看。  “今日,本市上空来了一群不速之客,它们原本应该是早就飞到南方去的候鸟。可是,它们竟然北上,来到了我市。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些候鸟竟然集体向市内的高楼大厦的玻璃窗撞去,直撞得头破血流,毙命当场。目前,相关人员,正在对这件事情的起因,展开调查。不排除鸟类集体感染病毒的可能,所以,提醒广大市民,请尽量减少外出时间,并减少和禽类的接触……”  听到这里,李炳忠不觉皱起了眉头,他下意识地觉得,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他这个人,是一个研究狂,一天二十四小时呆在办公室里,也不会觉得烦的,他只关心一件事情,那就是生物,研究生物,那是他的快乐。可是,今天的这件关于动物的集体自杀事件,却着实让他愁眉不展,这些神秘的闯入者,它们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才会闯入这个城市的呢?  他轻轻地关掉了电视,对张开新说:“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张开新眨了眨眼睛,道:“我又不是元芳,你又问我?”可是,旋即他又看见李炳忠那锋利的眼神,便不敢再开玩笑了,严肃地说:“其实,动物集体自杀事件,并不罕见啊,每年都有上千头鲸鱼集体冲上沙滩自杀。哪,就好像1946年的10月10日,就有八百多头虎鲸冲上了阿根廷的马德普拉塔城海滨浴场,结果全部死亡,惨不忍睹……”  李炳忠点了点头,插嘴道:“准确地说,是835头。你说得不错,鲸鱼自杀的事情,的确还是比较常见的。1979年,在加拿大,1980年,在澳大利亚,都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这时候,王桂芳突然插嘴说:“啊,我想起来了,不光是鲸鱼啊,我还听说过乌贼鱼也会集体自杀呢,美国的科得角湾就曾经出现过这样的事情啊,而且,延续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乌贼鱼自杀还有路线呢,它们一直沿着海岸线北上呢。”  李炳忠点头道:“桂芳,你是罗教授介绍来的人,知识果然丰富。只是,你不觉得,你这样嬉皮笑脸地说一件如此哀伤的事情,很不得体吗?”  王桂芳听见李炳忠这么教训自己,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一吐舌头,乖乖地退到一边,假装去看放在屋子角落里的那盆蟹爪兰了。  别看张开新这个人,平常嘻嘻哈哈的,他想事情,其实是和李炳忠合拍的一个。所以,李炳忠平常有事情的时候,都会找他商量的,此时,他皱着眉头说:“头儿,你莫非是觉得,我们这次的鸟类自杀事件,也很有可能有蔓延的趋势?”  李炳忠微微地点了一下头,刚想说些什么,就看见王桂芳在旁边发出了尖叫。张开新几步走到她的身边,道:“怎么了,大小姐?”  王桂芳一手按着心口,一手指着那盆蟹爪兰,喘着粗气,说:“蜘,蜘蛛。”  “不会吧,王桂芳,你可是研究生物的,你蜘蛛也怕?”张开新说着,便冲着王桂芳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不看则罢,一看之下,他也不禁惊讶得目瞪口呆,原来,在他的面前的,竟然是一只长着人脸的蜘蛛。  李炳忠听见了他们的大呼小叫,也走了过来,眼前是一只通体黑色的小蜘蛛,只是,它的背部,却是黄色的,但是,也并非全部黄色,而是有一些黑色的斑纹,奇怪的是,这些斑纹,看上去,竟然像是一张人哭泣的脸。他皱着眉头,将蜘蛛放进了收集袋中,道:“这种现象,我也没有看见过,难道,是蜘蛛的变异?开新,你负责起草研究方案,我们要对这只蜘蛛,彻底研究一番。”  “收到。”张开新一溜小跑地就出去了,可是,他出去了没有多久,很快又回来了,道:“头儿,主任要见我们,说是有市里面的领导来,有事情要商量,让你、我、还有桂芳,去他的办公室。对了,你说,是不是因为今天早上的鸟类集体自杀之事啊?”  李炳忠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道:“好吧,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他心里却在琢磨,叫上自己和张开新,这很正常,可是,王桂芳只是一个助理研究员,叫她去做什么呢?  来到了主任的办公室,主任一脸严肃,可以看得出,他的额角,渗出了一丝冷汗。  “小李啊,今天早上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我们打算……”  主任还没有说完,李炳忠就马上插嘴道:“我明白,我马上就派人去现场。”  可是,主任却摆了摆手,道:“不,小李,你慢些走,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其实,今天在早上,全国各地,都出现了规模不等的鸟类自杀现象。由于很多鸟类都带有鸟类环志,所以,经过分析,我们发现了这其中的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这些鸟,全都是去了某一个区域之后,才集体返回的。那就是……”  “是不是神农架附近的神秘林?”李炳忠心念一动,说道。  “不错,正是那里。小李,我知道,你一直很想研究那片区域。所以,我想让你带队,去那个地方,彻底探查一番,搞清楚,究竟这些鸟,为什么要自杀。”说着,主任又指着张开新和王桂芳说:“小张,有丰富的野外工作经验,所以,你带上他,一定会如虎添翼的。而小王……”  王桂芳俏皮地一笑,甩了一下头发,道:“我就是来自神农架林区的人,那一带,我还比较熟悉,所以,我自然可以充当向导了。”  说实话,李炳忠虽然是生物研究方面的一把好手,可是,他一般都在实验室里面做工作,很少到野外实地考察的,这次去的,又是那个神秘的森林。此时,他心中还是有些胆怯的,可是,好奇心和责任心还是占了上风,所以,他便果断地说:“保证完成任务。”  出了大楼之后,李炳忠突然站定,对王桂芳道:“桂芳,你真的进过神秘林吗?”  王桂芳微微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那倒是没有,不过,我从小跟着爷爷在山里面护林,那一带,我很熟的。”  李炳忠却冷冷地说:“让一个不认识路的人来带路,会害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王桂芳刚想辩驳,突然,他们就听见院子里的十字梅,竟然发出了可怕的声音,那是一种如同警报一般的“嘟嘟”声,声音虽然不响,可是,大家却都能十分清晰地听见。王桂芳的脸色都有些变了,颤颤地问:“梅花,难道是在向我们示警吗?警告我们,不能去那个地方?”  “1995年的时候,辽宁省朝阳市也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虽然我还没有搞清楚,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可是,我相信,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是可以用科学来解释的。所以,我们大可以不必惊慌。走吧,尽快启程。”说着,他便举步往前走,一边走,一边捂住了耳朵,多少年了,李炳忠一直都想闯入那片神秘的森林,现如今,就要成行了,可是,他却不知为什么,感到了一种恐怖。    (二)如梦似幻    几天后,考察队出发了,这一次,虽然准备得比较仓促,可是,应有的仪器、物资,却是一应俱全。神秘林是一个在当地人眼中的死亡森林,据说,进去的人,就会神秘地在里面失踪,所以,那里一直都是禁区,就连盗猎盗伐的不法之徒,也不敢铤而走险。因此上,有关部门,特别为这支考察队配备了专业的特警一路保驾护航。  进入了森林之后,李炳忠就直摇头,因为,那大小姐王桂芳,简直就是来度假的,她这个土生土长的人,竟然看上去像是一个旅游客那么兴奋,四处东看看、西走走,还不停地用手里的相机拍照。  李炳忠不得不再次警告她:“桂芳,你能不能消停点,走快点啊,掉队了怎么办?我们还不知道要在这个林子里漫无目的地走上多长时间,才能够将鸟类集体自杀之谜给搞清楚,所以,你能不能节省一点体力啊,到时候,累得不行,可没有人背你。”  王桂芳可是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道:“有警察叔叔在这里,你还担心什么啊。”说着,她凑到李炳忠跟前说:“都是真枪实弹呢,你说,要是真的遇到的怪兽,他们会不会开枪?”  李炳忠却摇着头说:“我希望,他们不要伤害这里的动物,要知道,这里随便一只动物,都可能是国家珍贵的保护动物。”  王桂芳点头道:“这倒是,我从小是在林区长大的,我爷爷就说了,这林子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不能随便伤害的呢。因为啊,它们都是山神的宠物。”说到一句的时候,她故意压低了嗓音,显得神秘兮兮的。王桂芳知道李炳忠讨厌听这些怪力乱神之类的事情,于是,说完了,就快快地闪开了,免得挨骂。  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前面竟然传来了几声枪响,李炳忠皱了一下眉头,快步赶上去,问道:“怎么了?”  张开新道:“头儿,他们发现了一只蓝舌、双头、三只眼睛的蜥蜴,由于太害怕,所以,就将它给杀了。”说着,他便指了一下两个端着枪、目瞪口呆的特警,的确,对于特警来说,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他们都不会眨一下眼睛的,可是,看见这种貌似只有在《生化危机》里才会出现的怪物,他们还是有些发憷的。  李炳忠叹息道:“真是太可惜了,这种蜥蜴,很少见的,我只在澳大利亚的悉尼博物馆看见过,今天,险些就要抓到活的了,却被你们……”说着,他挥了挥手,张开新会意,连忙将那蜥蜴的尸体收集了起来。  一个特警似乎是觉得有些恶心,便道:“李教授,不会吧,烂成这样了,你还要?”  王桂芳突然跳到了那个特警的身边说:“可以拿回去提取DNA研究啊。你啊,是不是你杀了它啊,你可要找倒霉,有没有听说过啊,在传说故事里,谁见到了两头蛇,谁就会死的,两头蜥蜴,也不例外啊,你们不仅见了,你们还杀了它,你们完了。”  张开新看见那两个特警神情古怪的样子,便道:“别听她胡说,她吓唬你们的,在生物学上,的确有两头蛇,并不是真的一条蛇有两个头,而是它的头和尾长得特别像,所以,看上去会让人误会。而且,没听说过孙叔敖杀两头蛇的故事吗……”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旁边另一个特警,突然大叫起来:“不是啊,我现在就遭报应了,你们看,怎么我无缘无故地出鼻血了啊?”  众人回头看去,见那特警正依靠在一棵柏树上,鼻子里,不断地有鲜血流出来,他用自己的双手去擦拭,竟然弄得手上全是血。李炳忠微微一皱眉,连忙从医药箱中取出药棉,给他止血。  这时候,队伍中便有人发话了:“这次的行程,如此不顺利,才进入林子,就出现了这么怪异的事情,我看,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这个林子里面,说不定真的有什么古怪啊。”  他的话音未落,就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就连一直都开开心心的王桂芳,脸上都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李炳忠却道:“大家不用惊慌,大自然中,当然有很多事情,我们还没有搞清楚、弄明白,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如果现在就打退堂鼓,那么,我们就永远都无法知道,这片林子,究竟有什么古怪。至于这位同志的鼻血,大家不必太过担忧,这不是什么灵异现象。”说到这里,他又瞪了一眼王桂芳。  王桂芳自知刚才不该胡说,也不觉低下了头。这时候,李炳忠继续说:“我听说,1995年的时候,在山东曾经发现了一棵奇怪的柏树,它看上去和普通的柏树没有区别,可是,一旦有人折断了这棵树的枝干,不论大小,那个人就一定会流血不止,虽然不会痛,可是,流血时间却很长,少则一天,多则三四天。这件事情,我的导师曾经参与调查,可惜,没有什么结果。”说着,他指着那特警身后的柏树说:“我相信,这是同一种树,这很可能是柏树的一种亚科。”  说着,李炳忠又走到了那特警的身边,指着他脚下凌乱的树枝,道:“你刚才太惊慌了,所以,身子靠过去的时候,压断了树枝。”说着,他又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道:“放心吧,没事的。”  那特警鼻子里塞满了棉花之后,大家继续赶路,可是,走着走着,李炳忠突然停了下来,指着前面说:“大家不觉得,这里很熟悉吗?”他们的面前一片狼藉,地上还有残余的血迹。那鼻子流血的特警不觉大叫了起来,道:“不会吧,这不是我们打死那怪物的地方吗?天啊,难道鬼打墙了?还是,还是那怪物阴魂不散,报复我们?” 共 1120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造成勃起功能障碍的因素有什么
昆明治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检查方法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