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州信息港 > 体育

傻女的歌

发布时间:2019-07-13 14:31:15

《傻女的歌》三百六°

黄黄的土地大山坡,

高高的平原傻女的歌;

让我跟大家唠唠嗑,

请听我慢慢地往下说。

(一)

黄土的女儿要上学了。

黄土跟他的女人说::

“咱家的娃子九岁了,

又吃蚯蚓又吃土疙瘩,

整天就是傻呵呵。

不管她是男孩还是女孩子,

都得送她去上课。”

黄土的老婆跟他说:

“你要送那女娃去上课?

她又吃土来又玩火,

一加一得几都不晓得,

学校还能收下这个傻女么?”

黄土瞪了他老婆一眼,说:

“这个废话你少说,

你还有脸把话说?

是精是傻是什么,

还不都是你这个死女人生的么。

你赶紧去给她的书包做,

好装书本去上课。”

黄土的女人不敢还嘴了,

赶忙找那旧笸箩,

几块布条针线活,

七拼八凑紧忙着,

上学的书包缝好了,

看看书包还少什么;

缝一个小燕子在唱歌,

缝一块云彩是蓝色,

缝一块土地是黄色,

山坡下面是小河。

女儿很喜欢妈妈做的小书包,

高高兴兴地挎上了脖。

拍起小手乐呵呵,

一边拍手一边说:

“小狗睡在草洞里才暖和,

小鱼儿睡在桥洞里才暖和,

羊儿睡在羊房子里才暖和,

书本睡在书包里才暖和。”

黄土扬起手掌对他的女儿说;

“看你又说起傻话了,

马上送你去上课,

学习文化你再说,

以后不能再说傻话了。”

黄土的女儿低下了头,

嘴巴紧紧地闭着,

两眼直盯她的脚脖,

看着脚下的土疙瘩。

“看什么看。”黄土说:

“是不是又想吃土块了?

吃了土块要被人家笑话的,

蚯蚓更是吃不得。

你要把这话儿记住了,

不要叫人家总是说。”

女儿点点头记住了,

黄土要送女儿去上学了。

(二)

黄土也是没有办法了,

才送女儿去上课。

一家五口还凑合,

两个儿子聪明又快活;

一个在读初中一个上三小,

中上游的成绩还不错;

唯独第三胎是个女儿也不说,

就是在家风风火火添乱多。

吃蚯蚓、嚼泥块,

还常常总是把傻事做。

家里没人,她乐和,

穿的鞋子就往那水缸里头脱,

还把那死麻雀往家里拖,

什么草根、鸡毛都往炕下搁。

她说鞋子是个小船子,

小船就应该在水上搁;

等着麻雀活过来会唱歌,

等着鸡毛变公鸡会打鸣了,

等着草根里的种子发芽长绿了,

等着绿草漫山遍野满山坡。

九岁的孩子什么家务也不做,

让她干的事情她也不乐。

大人叫她把落地的槐花扫一扫,

她不扫地却把傻话说。

她说花儿是风的鞋子么,

她不能把风的鞋子拿走了。

有一个冬天,

她在草垛上点着了火,

拿几个土豆就往火里搁,

烟雾腾腾着火了,

大火快要烧到房子了,

幸亏事故发现早;

家人齐心来救火,

邻里提水众人多,

及时扑灭这场火,

万幸没有闯大祸。

大家问她为什么这样做,

傻女又把傻话说:

“风儿天冷想暖和,

我给风儿烤烤火。”

家里人听得直生气,

众人听得哭笑不得。

那一天,

黄土发现女儿识字了,

而且认得还很多,

黄土觉得很疑惑。

那是春节过年时,

黄土需要对联把老师找,

女儿也跟着他去了,

老师刚把对联来写好,

女儿就振振有词地把对联说:

“一帆风顺年年好,

万事如意步步高。

横批是《吉星高照》。”

黄土和老师吃惊了,

问她这是谁教的。

女儿说:

“人家把对联写好了,

就要把对联念一遍,

所以我就记住了。

家家户户对联多,

不信你就试试我。”

黄土带着女儿走一波,

去了几家认得都没错。

黄土奇怪看着女儿说:

“一加一得几你告诉我。”

女儿摇摇头说:“不晓得。”

黄土叹气笑了笑,

原来是瞎子背书死记着。

女儿身上有两个哥,

听说妹妹能把对联说,

个个来教妹识字,

波泼摸佛妹记得。

横竖撇捺写得多,

凡是学过的她都会,

照字读说都没错。

家里只剩她一个,

还是经常把傻事做。

照样把死麻雀往家拖,

鸡毛、草根往炕下搁,

埋在下面还很多,

照样把鞋子往水缸里脱。

黄土拿她没办法,

心里把她惦记着。

想到女儿识字了,

摸摸脑门他琢磨:

女儿已经长大了,

还是送她到学校去上课。

上学的路上有人问:

“你带女儿做什么?”

黄土见人他就说;

“我送女儿上学了。”

老师见她身体弱,

皱皱巴巴像个胡萝卜,

脑门凸起往前鼓,

脑门下就见两个大眼窝,

大大的眼睛直忽闪,

满脸就看见个大脑壳。

抬头望见老师一眼,

老师吓得也哆嗦。

人家送孩子去上学,

见到老师就会说:

“麻烦您对孩子多管教,

该打该骂要严格,

为了孩子学习的事,

我们对您信得过。”

黄土没有这样说。

他却对老师说:

“我没指望她学什么,

把孩子交给您要严格,

就是想叫她有管教,

别吃土块,别吃蚯蚓,别玩火。”

老师说:

“你这不是叫我为难么?”

黄土赶忙掏出学费说:

“老师,老师您辛苦了,

这个孩子让您操心了。

在家我也是没办法,

她一个人在家我还得把门锁。”

黄土和老师说话时,

女儿一直用手抠那墙上的土疙瘩。

黄土把学费交给老师,

临走时又把话儿说:

“老师,麻烦您,拜托、拜托,多拜托。”

赶紧转身大步流星溜走了。

放学以后女儿回家了,

黄土问她她就说:

“学校是个大树林,

树林里头小鸟多。

我和小鸟在一起,

小鸟喜欢我唱歌。”

黄土已经习惯女儿的傻话了,

知道不可能一天就改好了。

可黄土还是不放心的说:

“今天有没有吃蚯蚓呢,

有没有吃那个土疙瘩?”

“没吃。”女儿说。

黄土听得心里乐,

送她上学的办法真不错。

谁知女儿她又说:

“我们吃的都是小虫子吆。”

女儿拿出书本跟他说:

“这不是小虫子么。”

女儿指着上面的字说:

“我喜欢,它们真是可爱的,

虫子多,我吃了。”

黄土明白了女儿的傻话了,

他对着女儿说:

“对,你要把这些小虫子吃到肚子,

长大就有出息喽。

到那时,你就不叫傻女了。”

傻女说:“我现在已经不叫傻女了。

老师问我名字叫什么,

我就说,我叫“黄又绿。”

老师就把我的名字记下了。”

“黄又绿。”黄土把女儿的名字念叨着,

“哈哈。”黄土笑得直乐和;

这个名字也不错,

黄黄绿绿有气色。

(三)

黄土的女儿黄又绿,

上学一晃三年多。

没吃蚯蚓也不玩火,

三年的成绩还不错。

语文无人能越过,

就连算术也及格。

黄土他心里直琢磨,

要说她毛病改不少,

可就是傻话说的多。

黄土说:

“不管你考了八十、九十多,

黄又绿说:

“我没说傻话,

是傻子才说傻话了。”

黄土说:

“就是不让你把傻话说,

你还跟我犟嘴干什么。”

新的学开始了,

三年级学习写作了,

语文老师是校长来兼得,

有一天,校长在上课时说:

“黄又绿同学作文的字没有错,

标点符号也对了。

就是有些句子是莫名其妙的,

就象是在说傻话了。”

黄又绿站起来把话说:

“校长,您不是教我们说,

作文要写心里话的么。

我那不是说傻话,

我写的都是心里话。”

校长说:

“你这不是傻话是什么?

同学们,我跟大家说一说,

我念几句大家来听着:

‘我看见雨点从天上跳下来,

在地上摔了一跤。”

校长说:

“雨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而不是跳下来。

难道雨点还有脚么?”

“没有。”同学们齐声回答说。

校长又说:

“很大的天空下,一群蚂蚁手拉着手,

急匆匆的向石墙上爬着。”

“蚂蚁排着队。”

有一个同学在下面说。

“对了。”校长说:

“我们知道黄又绿同学说的也是这个意思,

可是,蚂蚁哪里来的手呢?

说排着队不是更好么?”

“是。”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说。

校长将黄又绿的作文本在讲台上拍了拍又说:

“黄又绿同学,

写作文一定不要异想天开,记住了么?”

黄又绿低着头,开始抽泣起来说:

“我没有说傻话,

我说的都是心里话的。

我看见雨点就是从天上跳下来的,

我想蚂蚁搬家一定是手拉着手。”

校长生气了,说:

“黄又绿同学态度不端正,

你站着听课,

一直站到下课。”

黄又绿站起身来边哭边说:

“我站着,

我是一棵听不到风的小树,

小树本来就没有耳朵。”

校长生气地拿起黄又绿的作文本,

用力摔向她的书桌。

时间又过了两年了。

有一天,校长找到黄土说:

“黄土,你还是让你的女儿回家了,

帮你做做家务你也乐。

在学校,她总是说些话语莫明其妙的,

我们实在敎不得。”

黄土说:

“你们是想把她开除么?

她又说什么了?”

校长说:

“上次作文的题目是《记一个我熟悉的人》,

她写的是我。

说我老拿她的作文发脾气,

她经受不住了。

她说,有一天,

她打开作文本要写作,

看到作文本被砍坏了,

一片片纸条被撕破。

一抬头,

看见讲台上一只螳螂在站着,

三角形的脑袋是褐色,

目露凶光带动作,

举着大刀要把她剁。

你说她把老师比作昆虫不说,

还有这样的学生么?

到现在还有人在背后叫我螳螂哥。”

黄土说:

“这个死丫头,

我要把她的皮剥了。”

校长摆摆手说:

“算了,算了,快算了,

你不要打她,别骂她了,

退了学,叫她回家帮你干家务活。”

黄土生气把脚跺:

“回家,回家上山放羊跑山坡。”

(四)

黄土买了一群羊“,

数一数正好十九个。

女儿上山放羊了,

羊的叫声象唱歌。

从此有那牧羊女,

漫山遍野走山坡。

羊群早出太阳起,

羊群晚归日头落。

天女儿放羊回来了,

黄又绿拿起作文本子就在油灯下面坐,

黄土凑过去看看写什么,

女儿写的是这样的:

我放牧着羊群,

羊群也放牧着我。

黄土觉得这句话也不能算傻话,

便哼了一声说:

“不错,对了,

你的脑袋也跟羊差不多。”

黄又绿每天晚上放羊回来,

都要拿起本子写上几句话了。

有时写得很晚,

有时还在琢磨。

有一天,黄土说:

“不准瞎写了,

你有什么话,

放羊时就和羊去说,

别再浪费我的油灯了。”

黄土就把女儿房间的油灯拿走了。

时间过了一年多,

黄土发现女儿虽然没有油灯了,

可还是坐在炕上直忙着,

而且每行字都是笔直的,

原来女儿用尺在纸上画上格,

沿着尺子在写作。

黄土看着女儿写的厚厚的本子说:

“你不说傻话就不能活么?”

黄又绿说:

“我没有油灯,

可是我写的字会发光啰。”

黄土说:

“你写吧,你发光把,

只要你安心放羊就行了。”

女儿说:

“我还要买书学习呢。”

黄土说:

“你又瞎说。”

黄又绿说:

“我要看书,不是瞎说。”

黄土说:

“哪来的钱买书?

黄又绿低下了头没有说,

两行眼泪扑哧扑哧地往下落。

过了几天,

女儿就跟黄土说:

“我要新衣服,

你给我钱买么。”

黄土说:

“放羊的要什么好衣服,

等到过年时你再说。”

黄又绿说:

“不给买衣服,

我就不去放羊了。”

黄土真是拿她没办法,

只好拿出二十块钱给她了。

黄又绿拿着钱就跑了,

回来时,没见包裹装衣服,

手里拿着两本书,

脸上倒是挺乐和。

黄土说:

“你的新衣服呢?钱呢?”

女儿说:

“我买了两本新书了。”

黄土气得牙疼直冒火,

气急败坏地跟她说:

“好好好,以后别想要一分钱,

过年你就别想穿新衣服了。”

黄土不给女儿钱,

女儿还是有书看呢。

有一天,黄土发现女儿手里拿着新书厚厚的,

黄土问她哪来的钱她不说。

黄土感到奇怪了,

晚上发现绵羊少一个。

黄土问她:“怎么少了一个?”

女儿说:“那只羊变成新书了。”

黄土跳起来说:

“好啊,你敢偷老子的羊了。”

上前就把女儿拖,

拳掌就像雨点往下落。

女儿不哭,不叫,也不说,

任凭黄土发怒火。

黄土一阵打累了,

蹲在地上就哭了:

“一只羊换成一本书,

我怎么有这样一个傻子吆。”

女儿看他哭了好久好难过,

就劝了黄土跟他说;

“爸,您别伤心,别难过,

我以后还给你羊就是了。”

黄土说:

“我不知道你能从书里看出什么。”

黄又绿说:

“我能看到羊群跑不到的地方呢。”

黄土说:

“傻话傻话,我怎么有你这个傻货。”

这一天,女儿一个人回来了,

身边没有羊群跟着。

黄土问:“羊群呢?”

女儿说:“我合上书时,

羊群就不见了。”

黄土慌了,

大叫起来:“你没有去找?”

女儿说:“我没找,

我想它们可能跑到云彩里去了。”

黄土急了,

自己去找羊群去了。

河旁田野他没见着,

树林沟里没找着。

邻里他人也帮着找,

大家都说没见着。

“我的羊群哪,

我的十九只羊吆。”

黄土边走边流泪,

一边哭泣,一边难过:

“十九只羊吆,

一年的收成全没了,

完了,完了。”

黄土看着女儿的那些书本就来气,

统统给扔到羊圈里去了。

黄土叫骂着:

“我让你看,让你写,

你这个傻子吆,

我的羊群都没了。”

黄又绿跳进羊圈里,

捡起作文本和她喜爱的书,

两只手紧紧地握着抱在心口窝,

蹲在羊圈的角落,

两只眼睛流着泪水在哭着,

可她也知道自己犯了错。

她的样子好可怜那,

让人看了挺难过。

邻居安慰黄土说:

“不要对孩子这个样子么,

还是想办法找羊群了。”

丢失的羊群报到派出所,

乡里张贴启事又广播,

人人相传人人相说,

可是那些羊群还是没有着落。

那几天晚上,

黄又绿一直睡在羊圈的角落,

她把书本抱在胸前,

那支铅笔还在手上握。

黄土见她就愤愤地说:

“好的,你就在羊圈里睡吧,

有本事你拿笔给我画出十九只羊来么。”

黄又绿说:“我会的。”

黄土说:“你这个傻子。”

黄土嘶哑的喉喽冒出了火:

“十九只羊,没了,

羊圈里空了,

我的心也空了。”

(五)

黄土天天喊着他的十九只羊,

他的样子像疯了。

黄土的女人害怕了,说:

“黄土你可不能疯了,

你要冷静下来想一想,

想个办法解决了。”

黄土这才想起了,

女儿今年十六了。

按理说,

也该找个婆家了。

黄土对他的女人说:

“赶紧找个做媒婆,

找个人家把媒说。

还能换点彩礼减少损失么,

或许能抵几只羊还给我。”

黄土的女人说:

“谁知能抵几只羊,

这个姑娘谁愿意要呢?”

黄土说:

“能抵几个算几个,

你磨磨蹭蹭等什么。”

于是乎,黄土的女人就去找媒婆,

把家里的情况说了说:

“俺家的女娃子十六岁了,

给俺找个人家把她嫁了得。”

媒婆说:

“还真叫我为难了,

这七里八乡谁家的儿子还没有把媒说?”

媒婆举手把她头上的发卡摸,

忽然一拍大腿她就说:

“唉呀,这还急什么,

咱村就有现成的。

把她介绍给小嘎子么,

保准嘎子他就乐。

小嘎子今年三十多,

没娶媳妇光棍一个。

不爱种地爱打鱼,

打不着鱼他就偷着摸。”

黄土的女人说:

“拜托拜托全拜托,

事成之后俺就去给你谢礼了。”

说得媒婆直乐和。

媒婆一提,嘎子乐,

答应给黄家彩礼两千多。

这钱能买十九只羊,

剩点有余还凑合。

欢欢喜喜黄家乐,

乐得媒婆就等着把喜酒喝。

选择日子见个面,

牵线搭桥把两个人来撮合。

嘎子相亲完后就走了,

就等着媒婆把喜事的日子说。

相亲之后,黄又绿说:

“你们怎么要把我嫁给小嘎子了?

小嘎子就是一个癞蛤蟆。”

黄土说:“

别说傻话了,

小嘎子是个打鱼的,

你嫁给他就天天有鱼吃了。”

黄又绿说:

“是真的,他真是一个癞蛤蟆。

你看他,宽嘴扁扁像什么?

嘴上还有一道白斑纹么,

脸上净是黑点点,

不是癞蛤蟆是什么?”

黄土说:

“你说癞蛤蟆就是么,

癞蛤蟆你也得嫁给他,和他过。”

黄又绿说:

“我不嫁给他,

要嫁我就嫁给丹顶鹤。”

黄土说:

“不嫁不行,你拿什么赔给我,

我的十九只羊全都没有了,

你得气死我?”

黄又绿说:

“我去给你找么。”

黄土说:

“你到天上去找么?”

黄又绿说:

“好,我到天上去找了。”

女儿说完就走了。

好多天黄土的女儿也没回家了。

黄土的心情很难说,

寻人启事他没贴,

没有派人去寻找过,

也没去过派出所。

黄土整天在家里叨唠着:

“我的羊哦,

我那十九只羊哪里去了?

怎么全都没有了。”

黄土的日子过得很苦涩,

什么指望也没有了。

两个儿子也没考上大学,

老老实实在家种地了。

种地的钱也就挣得那几个,

一年到头的收入也不多。

小儿子提出要养羊。

黄土说:

“别再烦那个心思了,

羊儿会跑到云彩里头的。”

儿子听了泄了气

从此再也不提了。

日子长久村里发生变化了,

年轻人都盖新房娶老婆。

住了新房喜洋洋,

家家都有新起色。

黄土家还是那个老样子,

两个儿子的媳妇都没有着落。

脸朝黄土背靠天,

日子过得还是那么寂寞。

(六)

黄土老了,

黄土常常对着天空诉说:

“我的羊啊,十九只羊吆,

都在云彩里了。”

黄土相信了当时女儿的话了,

他的十九只羊真的是到云彩里去了。

这一天,黄昏的时候,

黄土走在土山坡,

他弯着腰,背着手,

太阳快要下山了,

风吹着他的破棉袄。

黄土时不时地抬起头看着天空,

伸着两只手对天空说:

“我的羊啊,我的羊,

十九只羊都到云彩里去了。”

他不断地喊着。

突然间,“咩咩咩。”

他听见羊儿叫的声音了,

他手搭眉骨向前方巡视着,

他看着天上白云一朵朵,

眼眼前晃动着羊儿一个个。

他擦了擦眼睛,又搓搓耳朵,

白云翻滚着羊群向他走来了,

羊群大小跟他家的差不多。

羊群后面还有一个女子呢,

这不正是他的傻女么?

她唱着牧羊的歌,

手中的鞭子还在不断地甩动着。

夕阳照在了羊群的身上,

羊群的影子越来越近了。

黄土感到四周的温度在升高,

眼前的一切让他不敢相信了。

羊群从他身边走过,

黄土一个一个地数着,

当他数到一个是十九的时候,

他的眼泪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黄土的眼泪像小河,

他大声的喊着:

“我的羊啊,我的十九只羊,

你可回来了,你可回来了。”

天空出现了彩虹了,

心里感觉特别热。

那美丽的女子来到他身边,

她轻轻地把脚步停下了,

亲切地叫了一声:“爸!”

黄土听到这声叫,

如雷贯耳他浑身颤抖了。

犹如在梦中醒来,

仿佛幸福降临了。

这一声震撼了他的心声吆,

这一声就像冰雪化冻了。

“哎。”黄土激动地答应着:

黄土的心就像奔腾的黄河水澎湃起来,

刹那间他身上的热血开始沸腾了。

激动的泪水不断的流淌着,

喜悦和幸福把他的声音哽噻住了。

那美丽的女子也流着泪水,

她把头靠在黄土的棉袄。

黄土哽咽着说:

“我的傻女,你回来了。

看到那些羊,

我就知道你回来了。

你是我的黄又绿,

幸福来到了,

我的羊群回来了。”

黄土给女儿的泪水擦干了,

拉着黄又绿的手,说:

“我的傻女,我们回家吧。”

于是,父女俩赶着羊群回家了。

黄土的家里沸腾了,

就像滚烫的热水开了锅。

屋里屋外都是人,

黄土和他的女儿被包围着,

屋内的人们擦着泪。

屋外的人们围着羊群吆,

那十九只羊安静地在羊圈的角落里卧着。

黄又绿递给黄土一本厚厚的书,说:

“爸,您拿着。”

黄土的手在抖动着,

抚摸着厚厚的书,

他把书紧紧贴在心口窝。

女儿指着书的封面说:

“爸,这书是我创作的,

书的名字是《牧羊的预言》,

黄又绿就是作者,

您看到了么?”

黄土把书贴在脸上说:

“我知道,这些羊都是你写出来的。”

那天晚上,月亮显得特别亮,

全村人都睡不着觉,

黄土家发生的事,

人人都议论着。

有一户人家也有一个傻女儿,

平时看她傻乎乎的,

这回也看她顺眼了,

本来让她睡羊圈,

那天晚上把她抱到床上睡了。

还有一个小伙子,

平时爱看书爱画画,

家里人骂他不务正业吆,

那天晚上家人竟对他说:

“儿子呀,你就安心地看书写东西吧,

我给你煮好了鸡蛋就在温锅,

饿了你就吃了吧。

我们从此以后不再上火。”

更多的人们对黄家的事情,

难以相信不可琢磨。

有人说:

“那女子是黄土的么?”

有人说:

“离家出走的时候还是那个样的轮廓。”

有人说:

“一个傻女怎么能写书呢?”

有人说:

“这傻女是福不是祸。”

谁说谁也不服气,

喋喋不休他们争论着。

激动之时还打起来了,

这样以来,看热闹的人就多。

村里的人兴奋得睡不着,

所说的话题越来越多。

扯到那,扯到这,

扯到黄土当年打女儿的事了。

有人说:

“黄土那家伙心太狠,

不该对女儿下狠手了。”

有人说:

“不简单,女儿有了名还能回来吆。”

有人说:

“这次回来看一下,

以后怕是回不来了,

回到这穷地方做什么?

(七)

黄土去放羊了,

黄土的家里正忙着。

盖房子的钱是女儿给的,

两个儿子干活从来没有这么卖力过。

那头戴月季花的老媒婆,

手拿花手绢,

走起路来两手抖动着。

上门说话乐呵呵,

给儿子提亲直忙活。

黄道吉日已选好,

儿子结婚娶上媳妇了,

黄土的笑容展开了。

欢欢喜喜真热闹,

吹吹打打闹云霄。

羊儿被赶到小河旁,

黄土坐在那小山坡,

翻开女儿的书,

想看看里面写的是什么。

黄土看不清,

他就用手摸了摸,

黄土听到了羊的叫声音了。

黄土就松手了,

黄土看到羊都在吃草。

黄土又用手来摸,

羊儿又叫起来了。

黄土知道了,

那是女儿写的字在叫。

黄土的心就难过了,

心酸又袭上了心头。

黄土站起身来把书合上了,

他发现羊群里有一个人,

静静趴在青草的地上呢。

黄土走过去一看,

是他的女儿黄又绿。

“女儿,女儿。”他在叫:

女儿没有动,

她什么也不说。

黄土蹲下去,

轻轻地拍着女儿说:

“女儿啊,你不是在吃蚯蚓吧?

是不是在吃土疙瘩?”

女儿还是没有动。

黄土摇头奇怪了,

听见女儿还在喘气呢。

女儿说:

“不,我在闻着泥土的气息呢,

我在听着大地说什么。”

黄土也嗅了嗅鼻子,

什么味道也没闻着。

可是,他觉得女儿的话一点也不傻了。

好久,女儿才站起身来,

两眼泪水一直往下落,

地上的泥土也让眼泪打湿了。

黄土看见那些羊也停止吃草了,

它们看着女儿的脸,

“咩咩咩”轻轻叫着又像是说什么。

春风掠过黄土高原的山坡,

春雨洒过黄土田野和小河,

黄土的女儿走的那一天吆,

黄土赶着羊群去送她了。

一路上,那些羊没有叫,

它们默默匆匆地走着,

十九只羊呃,

却听不到走路的蹄声么?

是的。就连路旁的树枝也不顾了。

快到乡里的路上了,

女儿蹲下身,

把每一只羊都抚摸着。

站起来满怀深情地说:

“爸,你回去啰,

不要远送了,我走了。”

“好。”黄土一边流着眼泪,

一边把泪水擦着,

一边点点头,

嘴里答应着。

黄土的心特别难受,

“我的女儿,我的黄又绿。”

黄土的声音被泪水淹么了,

泪水涌出了他的心窝窝,

泪水流淌了他的辛酸吆,

泪水涓流了他的磨难多。

突然间,“咩咩咩。”

十九只羊一起啼声叫着,

它们好像是说什么,

又仿佛是分离的诉说。

它们的叫声传得很远,

女儿的身影随着叫声远去了……

(八)

黄土还是天天赶着羊去小河旁,

他喜欢坐在那个小山坡,

数着羊儿一个又一个,

可是他怎么也数不清,

一会儿是二十只,

一会儿是十八个,

不是多一只,

就是少一个。

哎吆吆,黄土一遍遍的数着,

冬天来了,黄土也没有把他的羊卖掉。

黄土望着天空的云彩,

双手摊开向天倾说:

“我怎么能卖这些羊呢?

我一直还没有数清楚多少只呢。”

这正是:

牧羊声声诉说傻女的岁月歌,

抒写了黄土高原的无限传说。

傻女回来喜讯传来恩情涌报,

傻女远去黄土的烦恼喜忧多;

傻女的故事潸然泪下不了歌,

傻女飘飘追走彩云留下歌谣。

二〇一一年八月

哈尔滨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癫痫病发作的时候该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