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州信息港 > 历史

爱在母亲的臂弯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3:34:49

我是爹从山洞里捡来的野孩子。不过我的童年比其他的孩子都过得幸福,爹和娘一直把我当作他们的掌上明珠一样,我生活在父母的疼爱着保护中。    在我刚记事的时候,就听聋奶奶说,我是个很爱哭的娃子,饿了要哭,渴了也要哭,瞌睡了更会哇哇的大哭。只要我一哭娘就会马上把我揽在怀里哄,一直哄到我笑了为止。所以,我小的时候不论是喝奶还是喝水,准离不了母亲的怀抱,就连睡觉的时候都要枕着娘的胳膊进入梦乡。    在我三岁的时候得过一场大病,由于高烧不褪我昏迷了三天,娘抱着我三天三夜没有合眼。当我高烧退去的时候,娘的眼里布满了血丝,人也瘦了一圈。那时候,娘微笑着说:只要娃好了,再瘦十斤我也不心疼。    记得,在我刚上小学的日子里,娘每天就像一个学生一样胳膊挎着我的小书包,手拉着我的手亲自送我去学堂。在娘离开学校的时候,听到我的哭声,娘就返回教室里坐在我的身后陪我上课,尽管娘一个字都不认识,可娘从未埋怨过我一句。    在我学十五+十五=?的时候,手指头不够用了,娘就把自己的手指头和我的加在一起帮我来算题。后来,就开始数大豆算,得知同学们的耍笑我。娘难过的皱起了眉头,再后来娘把杏核串成一窜,在串杏核的时候,娘的手被火烫伤好几处,娘却笑着说;没事的,只要娃能学会算题就行。    娘是个很要强的人,准希望我穿的比其他女孩子好一点。    记得,在我三年级过五一劳动节的时候,中心校举办了体育比赛。在比赛的前一天,有一位同学有特殊时请假了,老师决定让我做候补队员去参赛。晚上放学后,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正在山上刨地的娘。娘高兴的笑着对我说:娃,这是好事呀,娘还有一块花布里,走,娘回去给你缝一个花袄穿,说不定你穿着它还能跑个名那。看着娘手里的花布我摇了摇头。当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娘怀里抱着刚为我缝好的上衣笑着说:娃,快穿上试试吧。娘的胳膊有多困我不知道,我只看到娘的手在哆嗦。    随着我学龄的增长,娘更加劳累了,从洗衣做饭到农田耕种,无论多累娘从来都任劳任怨,连一句埋怨的话都没有对我说过。娘准是笑着说:累点没啥,等娃长大了,能念上大学比啥也强。    让我刻骨铭心的是,娘为了给我买一身运动衣尽然去替别人献血!而且还是一天连献两次血!    那还是我刚去念卫校的时候。记得,有一天我看到很多女同学都穿上了新运动服,回家后我就和娘念叨了一句;“现在学校的女同学都穿运动服了。”娘看了看我小声问:“你也想要吗?”    我知道家里并不富裕,况且爹还有病,我就笑了笑没说话。    第二天一大早,娘叫醒我说;娃,快起来吧,娘陪你去县城买衣服去。    听了娘的话我高兴极了。临出门的时候我对爹说:“爹,给娘多带点钱吧,娘很少去县城,今让娘也买一个新袄穿吧。”    爹故意逗我,笑着说;“那我可舍不得,万一把钱花完了,你们学校要书钱和学费的时候,我从哪里去弄啊?”    听了爹的话,我站在那里傻傻的发呆。    娘急忙说:“娘天天跟土坷垃打交道,买什么新衣服呀,只要娃穿的好就行了。”    爹微笑着对我说:“我早就想到啦,小家伙,越来越懂事了,难怪你娘天天想你呢,看来你娘还真的没白疼你啊。”    我和娘很快坐上了去往县城的客车,车子每到一个路口就会停站的,上来很多去县城赶集的人,快到车站的时候娘对我说:“娃,把你的东西拿好了,下车后你自己先去学校吧。”    我一听急了:“我去上学了,那你咋给我买衣服呀?”    娘和和气气的说:“以前你的衣服不都是娘给你买的吗?你看穿着多合身呀。”    娘说的没错,以前在山上的学校里我穿的戴的确实算的,可如今在卫校里我的穿戴是差的,我害怕娘听了伤心,我就说:“娘,你不知道现在实行啥样的衣服,还是让我自己去买吧。”    “你爹说不让你逃校,怕影响你的学习。”    “那我也不让娘给我买,万一我不喜欢咋办?要不先去给娘自己买吧。”    娘想了想说:“娃,要不这样吧,今个是城里赶集的日子,娘先去集市上看看那里卖衣服的多不多,集市上的衣服肯定比服装店的便宜,你说哩?娘有的穿就先不买了。”    我一听娘说要找便宜点的给我买,心里更不舒服了,想想同学们穿的都很时髦,而我在同学们的眼里就是小山汉,我真的很想摘掉这个山汉帽子,这次说啥也得让娘给我买一件贵点的衣服穿穿。    我想着法不让娘去看便宜点的衣服:“娘,您不是还要去给爹买药吗?您先去买药吧,看看能剩下多少钱,我的衣服等我放学后咱娘俩一起去买吧。”    “那娘也得先去转转啊,不然知道哪一家的便宜呀,城里的人可没咱山上的人实诚,那些卖衣服的贩子们要的谎太大了,有时候能侃一半的价钱,咱可不能上当呀,娘还是先去看看多转几家吧,哪一家的衣服即便宜又好看,等你放学后,娘就带你直接去那家买,你说那件好咱就买那件那准可以了吧?”    我知道在娘的心里,只要是花红柳绿的新衣服,那就是好衣服,娘的眼光不会跟上城里人的时兴,就说:“娘,你先去医院找王叔叔给我爹买药吧,我的衣服等我放学后咱娘俩一块去转吧,别白浪费时间啦。”    娘点点头说:“也对,那娘就先去医院找你王叔叔问问,赶中午你放学后咱娘俩再去帮你买衣服。”    我怎么也没想到,娘为了给爹买药替别人献了血,为给我买新运动衣又二次献了血。这一切,娘完全隐瞒了我。    娘给爹抓好药来到百货大楼时,已经快下午一点钟了,我早就等的不耐烦了,一见面就大声嚷嚷道:“娘,你看都几点了?咋才来呀?娘,不是跟你说好了让你在这里等着我吗?你干吗去了?让我等了好大一会。”    看着我生气的样子,娘微笑着说:“娃,今医院看病的人多,买药的人也多,唉!排了很长时间的队呀,你看我刚买上药就急忙来了,娃,饿了吧?走娘先带你去吃饭。”    我没有注意娘的脸色,而是关心起娘的兜里还有多少钱:“我不饿,娘,兜里的钱还够我买衣服吗?”    娘笑着说:“够了,足够了,你就放心的去选你喜欢的衣服吧。”    我拉着娘的手就往二楼跑,上楼梯的时候,娘的腿一软差点摔倒,周围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娘俩,有的还窃窃私语到:“一看就是山汉,没见过世面。”我觉得娘给我丢了丑,心里别扭急了,忙说:“娘,你咋连路也不看着点啊呀,真是的,跟你说我自己买吧你就是不听。”    娘的腿一直在发抖,娘的声音在发颤:“娃,娘先歇歇,你自己上去看看吧,有相准的就来吆喝娘。”    我兴匆匆的来到了二楼,一眼就相准了一身淡粉色的运动衣,忙对着娘喊道:“娘,我相准一身衣服,你快上来看吧,我们学校有很多人都穿这种衣服,你快点来啊。”    脸色惨白的娘慢慢站了起来,手扶着楼梯的栏杆步履艰难的往上爬去,此刻,在娘脚下的小小台阶仿佛比大南山的悬崖峭壁还要难上,每一个台阶都需要娘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能上去,虚汗挂满了娘的面暇,这一切我却没有看到,我还一直大声喊:“娘,你快点啊。”    可怜娘那天连早饭都没吃一口,而且连着献了两次血,娘说话的声音极其微弱:“上来了,上来了。”    这一切我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当娘上到二楼的一个台阶时,我急忙上前拉了娘一把,把娘领到柜台前指着我选好的衣服让娘看,娘看着我手指的衣服说:“真的很好看。”娘问服务员:“姑娘,这身衣服多少钱呀?”    服务员笑呵呵的说:“一百七十八元。”    娘瞪大了眼睛说:“这么贵呀?在别处三套也用不了这么多钱啊。”    “阿姨,这你就不懂了,这是李宁牌的运动服,瞧你闺女穿着这衣服看着多精神多漂亮呀。”    娘看着服务员和我的脸色,为难的说:“娃,娘不是不愿意给你买,是娘的兜里的钱……”说到这里娘的嗓子有点嘶哑了,可娘还在和我解释说:“娃啊,娘还想给你买一双新球鞋呀,另外,娘还想给你留点零花钱……    娘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嘶哑。我以为娘是心疼钱,我怎么也想不到娘是身体难受的嘶哑了,娘已经虚脱到了极点!    我竟然没去关心娘,还说出让娘伤心的话:“不买就不买吧,您干嘛这样啊,你看看您的脸色多难看啊,不就是一百七十八元钱吗,您至于这样吗?你就不怕让人家笑话我呀,快走吧,我不买了。”    娘看着我误解的样子,娘没有生气,也没有解释,而是强打起精神微笑着说:“娃,只要你喜欢,娘给你买。”    我终于穿上了新买的白色旅游鞋和淡粉色运动服,脸上挂满幸福甜蜜的笑容。而此刻娘的眼里含满了心酸和苦涩的泪水。    我笑了,服务员笑了,娘也笑了,娘的笑是那样的艰难和酸涩。 共 34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性功能检查项目有那些
黑龙江专科医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的癫痫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