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州信息港 > 时尚

以剑与诗歌佐茶 第二百六十八章 杀出阵(1)

发布时间:2019-09-24 15:17:55

以剑与诗歌佐茶 第二百六十八章 杀出阵(1)

这章请先别看,尽快改好

元元岛?花火?看来这个元元岛应该是个名头很响的组织吧。艾丽丝明白,对方这样自报家门,既是表示一种光明正大的态度,同时也存了先声夺人,用背后的势力来威慑对手的意思。

艾丽丝心想:想威慑我吗?那可真是鸡同鸭讲,什么圆圆岛,方方岛的,我一概不知道啊。不过既然你已经出招了,那我也回敬一二吧。

“能赢我再说吧。我不记手下败将的名字。”艾丽丝故作傲慢地挑衅道。

这不是逞一时意气的斗口。而是在正式交手之前,先用言语、动作、环境等等因素为自己蓄势。这既是试探,也是交锋,高手相争,往往胜负就在这一线之间。

花火轻蔑地一笑,也不逞口舌之利,直接走到路边铁制的灯柱下。她轻描淡写地一掌拍出,碗口粗的灯柱竟然难以承受这股力量,令人牙酸的巨响传来,灯柱应声折断。

花火把倒下的灯柱提在手里,又是一掌,将灯柱截头去尾,变成一根光秃秃的空心铁棍。她身材并不高大,但是此时拖着铁棍,如同闲庭信步一般不紧不慢地试探着逼近,直有虎踞龙盘之势,教人望之生畏。

孙苏合被她凌厉的目光一扫,顿时感到如坠冰窖,一股寒气直透卤门,身体一时动弹不得。

“妈的!这么邪!”孙苏在心里合暗骂一声,当机立断,全心全意地催动起寄生在右手的念草。

疼痛伴随着酸麻自右手不断传来,彼时深恶痛绝的疼痛此时竟显得那么可爱。孙苏合借着这股强烈的刺激一下子摆脱了对方的气势压制,身体虽然还有几分麻木,但总算可以行动自如了。

“退后

以剑与诗歌佐茶  第二百六十八章 杀出阵(1)

。”艾丽丝沉声道。

孙苏合心领神会,这样的对手没有自己插手的余地,留在这里只能当拖后腿的累赘。

他全神警惕,慢慢退到了艾丽丝身后十几步远的地方,然后全力操纵念草,借着两人之间的特殊联系将自己的感应共享给艾丽丝。

在孙苏合的眼中,自己是一个小小的乳白色光点,艾丽丝散发着温暖绵长的翠绿光芒,而正在步步逼近的花火则如同一座熔钢炼铁的烘炉一般炽烈地燃烧着。

五十步,三十步,十五步,花火步步蓄势,尽管不是直面这种压迫,但不断递增的压力仍然让孙苏合感到呼吸困难。

艾丽丝目光凝重,低声吟诵着晦涩难明的咒语,手中的法杖不断点出,以周身环境为兵器,不断排兵布阵。

终于,双方只差十步之遥,艾丽丝法杖一指,空气化成无形的刀刃,疾风暴雨一般斩向花火。金属摩擦的声音、空气爆裂的声音、碎石翻飞的声音……一时间齐齐爆发,震得孙苏合耳膜生疼。

巨大的铁棍被花火用得如臂使指,将无穷无尽的无形风刃尽数打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钢铁灼热的铁腥味。

风刃乱舞,棍影纷飞,双方一时僵持不下。

若只是防守,花火尤有余裕,但要想再进一步却是千难万难,短短十步的距离此时仿佛变成了难以跨越的巨壑。

穷则生变,花火指诀急掐,拂柳诀、净心诀、引神诀、贞一诀……化作一气金刚诀,内外交引,突然爆发,运棍的速度、力度竟陡然增加数倍,已到的,未到的风刃统统都被打爆。

趁着这一瞬间的空隙,她连退几步,突然运劲,铁棍如同从天急坠的流星一般,猛地砸向地面。大地震动,整个地面土石崩裂。

艾丽丝被震得立身不稳,施法也为止一滞。但是,无数的藤蔓瞬间在艾丽丝脚下奔涌而出,将她稳稳地支撑住。

花火借着这一击之力,长棍一挑,数不清的碎石混着漫天的烟尘铺天盖地地向着艾丽丝袭来。艾丽丝法杖一横,周身的空气呼啸着将碎石通通吹散。

突然,伴随着一声尖锐的破风声,铁棍撞破烟尘,势不可挡地直冲艾丽丝的面门而来。

快,太快,避无可避,艾丽丝狠狠一咬牙,数不清的藤蔓疯狂涌向铁棍,撞破一重,又是一重。终于,铁棍去势已尽,被藤蔓重重包裹,堪堪停在了艾丽丝呼吸可及的距离上。

灼热的劲风吹得她银发飘飞。孙苏合看得一颗心几乎跳了出来,但还没等他松一口气,就看到花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欺到了艾丽丝身后。

孙苏合双目圆睁,眼睁睁地看着花火一记势大力沉的鞭腿,带着破空巨响,正中艾丽丝的左肋。艾丽丝毫无反抗的余地,被生生踢飞十余米,身体重重地撞在地上又被弹起,翻滚了数米才终于停下。

花火一击得逞,脸上却没有半点喜色。这一脚,感觉不对。还没等她稳住身体,眼角的余光就敏锐地捕捉到一个娇小的身影。艾丽丝竟然出现在她身旁不远处。

刚才踢中的是藤蔓结成的替身!她竟然借着我制造的机会李代桃僵。花火心中一惊,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艾丽丝手中的法杖虚化,变得若有似无,盘曲着发出莹莹绿光。她左手抓住右手的手腕,将法杖拍向了地面。瞬间,一座由藤蔓结成的魔法阵出现在了她的脚下。与此同时,一座更大的魔法阵在花火脚下成型。绿光温润如水,看似孱弱,却硬生生让花火动弹不得。

“得手啦!”孙苏合忍不住心中的激动,双手握拳,低声欢呼了一声。这短短几个回合的攻防,高招叠出,一不留神就是生死立判,由不得他不激动。

可是,还没等他高兴多久,异变又生。

困在魔法阵中的花火微微一笑:“不错,值得一赞。”

话音未落,孙苏合明显感到花火身上似乎有什么肉眼不可见的东西破碎了,一种要将敌人的血、敌人的肉、敌人的骨寸寸碾碎的可怕气势在她身上无止尽地增长。绿光明灭,魔法阵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哀鸣。

艾丽丝闷哼一声,退到了孙苏合身旁。魔法阵被生生崩碎,化作绿色的流光漫天飞散。孙苏合暗叫不妙,这种时候只能拼死一搏了,心念一动,掌中的念草缠向艾丽丝。不需要过多的言语,艾丽丝手中的法杖默契地与念草交缠在一起。

眼、耳、鼻、舌、身、意,瞬间被无穷无尽的信息碎片所冲击,孙苏合执定一个念头,苦苦支撑。艾丽丝念动咒语,一道全新的魔法阵自两人脚下成型,翠芒夺目,威势凛然。

东莞治疗男科医院
莱芜白斑疯医院
吴忠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在线
济南银屑病医院电话号码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