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州信息港 > 旅游

红磨坊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52:01

这是个没有风的山顶。有风车。磨坊。砖墙。篱笆。黑色的花朵和叶子。它们静静地生长。没有丝毫颤动。一切都很肃穆。一切都很安静。只有风车的四片扇叶在呼啦啦地转动。这个景象有些奇怪。屋顶是红色的。那颜色鲜艳到要顺着房檐滴下来。篱笆上整整齐齐地站了七只黑色的乌鸦,都缩了脖子,却是直挺挺地立着。像是等待着什么。那该是场葬礼吧。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我不知道。  ——到红磨坊去吧。到红磨坊去吧。有人在等你。有人在等你。    这是梦的结束语。这个梦在他的脑海里重复了整整十一个夜晚。这个声音在他的脑海里一直缠绕着。他抬起头来看着天。那光线真强。他次发现太阳的光线会这样强。他喜欢太阳。他从小就喜欢眯着眼睛看太阳。他觉得太阳光是有魔法的。那魔力吸引着他。可它太强烈了。不知不觉就能跟着它走。跟着它转。葵花一样。  在第十二天,他决定去寻找那个梦境中的地点。既然有人在等待着他,那总不能让那人的梦成为泡影。他这样想着。他这样走着。他没有数过他的步伐。他只觉得那好象是个约定。这约定又像是隐隐的召唤。朦胧却又坚定。他不能做个失约的人。他来到了那个没有风的山顶。他来到那个声音里说的红磨坊。  一切画面和他梦境中的一样。    一只乌鸦叫了几声,然后扑棱着黑色的翅膀顺着窗户飞进了屋子。他敲了敲木门。那门窗和石墙都很老了。风霜的痕迹都很清晰。斑驳的刻痕。不规则的纹路。记忆一样。  没有人应答。  他推开门。屋里仿佛是红色与黑色的深海。不可测的深度。掺杂着茫然和神秘的未知。地毯是黑色的。有红色的花朵图案。有血色的藤蔓纹路,一条一条像是在黑夜里游动的蛇。  他往前走。他看见了她。  她躺在摇椅上。那摇椅微微地晃。她却是睡熟的样子。黑色的礼服。她却不像是一个肃穆的女人。她的身上有一种诡异的迹象。那迹象是他的线索。一步步向她靠近。  她没有佩戴任何首饰。他想,他应该是个不喜欢约束的人。  他坐下来。他看着桌上的酒杯。杯底已经干了。红酒留下淡淡的绯红印子。我来晚了,他想。    有时爱就产生在一瞬间。他遇见她。就像平安夜里的烟花。次遇见黑夜。便义无反顾的爱上它。拼尽了全力要绽放出璀璨的容颜。它要它爱上它。宁肯不要生死。他看着她。他对自己说,我爱她。  亲爱的,你睁开眼睛吧。我来了。他在心里默默而说。  “我是一个巫师。”她看着他。  “你是一个女人。”他说。  她从头发上拔下一支红色的发卡。她朝着她的左手腕割去。她像个镇静的女人。她镇静到连疯狂都可以不动声色。可怜的人。他想,她已经疯了。  那红色的液体顺着她的手指流淌着。地板上绽放开红色的花朵。  “爱我吗。”她抬起手臂,“爱我就喝了它。”  他什么都没有说。他单膝跪下。他执起她的手,“请你嫁给我。”他吮吸着她的血,他吮吸着那伤口,像是抚摸着一个调皮的孩子。  她笑了。她总是那样地笑。不知疲倦一样。她说,“你要记得背叛的代价。”    “要和我跳舞吗。”她笑着,带着肆虐的气息“晚上有舞会,就在红磨坊。”  “我还是喜欢看你安静的样子。”  他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太阳光一缕一缕照进屋子。看得出细碎的飞舞的尘埃。光线是微弱的。他是在她的躺椅上睡着了。桌子上的黑色花朵在光线里有些黯然。舞会的记忆已经不清晰了,他从未想过一个小小的磨坊可以开出一个如此盛大的舞会。大厅的烛台很漂亮。雕花的蜡烛。有些神秘的气息。他正想细看那些花叶的纹路时就被她叫走了。然后是疯狂的舞蹈。一切像是夹杂着血腥的狂欢。她的裙子转的太快了。一切都在转动。所有的人都在转动。整个大厅也在转动。红色与黑色融合起来,舞会变成深海。没有比那更深的海了。一切都混乱了。他只记得那些黑色的花朵,在暗夜里开得分外妖娆。    她站在他面前。他站在她面前。  “你爱我吗。”他说。  “我爱的人太多了,我已经不记得什么是爱了。”她开始忧伤起来。  “我想要带你走。你能和我一起走吗。”他说。  “我是个巫师啊。离开了红磨坊我就没有魔力了。”她笑了。  “你是个调皮的孩子。你是个缺少爱的孩子。你比谁都渴望爱。你渴望的爱,没有人给你。亲爱的。你不知道什么是爱。”他说。  “你看到这屋顶了吗。你知道它为什么这么红吗。这是男人的血。我爱的那个男人的血。我把他的血榨干了。像榨葡萄汁一样。不过比榨葡萄汁要容易得多。那是紫色的。甜的。醉的。可他的血是红色的。你尝过男人的血吗。你尝过你爱的人的血吗。他的血很涩的。毒汁一样。会把人扎麻了。可惜我不是猫。没有那带刺的舌头。”她说,“你知道这屋子为什么这么暖和吗。你知道我没有点壁炉的。这山顶没有木头的。你知道。这是男人的血。我爱的那个男人的血。我用它刷墙了。我一刷子一刷子涂上去的。它原来是白色的。雪花一样的白。像我的裙子。它太单调了。它要那血。我要那红色。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吗。你知道什么叫做安详吗。这屋子里有火光。它在不停地燃烧着。这火烧了这么多年了。它只会烧。它灭不了。这火里有我爱的人的温度。”  “我想要带你走。请和我一起离开。”他说。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喝我的血吗。”她轻蔑地笑,“我是一个巫师呀。邪恶的巫师啊。你知道的。她让每一个说爱她的男人喝她的血。当男人做了违背承诺的事情,她的血就会在他的身体里不安分起来。终血液爆破而亡。每一个男人都死了。每一个男人都死了。她便沐浴在他们的血和玫瑰花中。沉浸在邪恶与绝望的带来的肆虐中。快乐与绝望是双生。我是巫师。巫师都是邪恶滋生出的的花朵。你知道。”  “我知道。我看过你养的花朵。它们是黑色的。它们的土壤却是红色的。我来的那天土壤是鲜红的。今天我醒来时,它们已经退却了。重新换上黑色了。它们渴了。和你一样”他说。“我想要带你走。请和我一起离开。”  “我是不会走的。”她说。  “那我留下来。”他说。  “你能和我一起死吗。”她说。  “原谅我。没有唤醒你的能力。但至少,我可以和你一起深埋。”他说。  “后悔吗。”她说。  “你就当我是条瞎了眼的鲤鱼,让我朝那门槛子跳吧。就算那是海市蜃楼,我认了。”他说。    之后的事情很简单。他死了。他用匕首插进了自己的心脏。巫师一把火烧毁了红磨坊。她看着这一片废墟。她开始想象曾经的模样。她的记忆开始混乱。她在这片山顶竖起一座碑墓。碑上没有他的名字。她不知道刻些什么。她甚至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以及他的名字。她靠着石碑坐下来。她累了。她幸福地闭上眼睛。    所有的人所有的死亡都是我造成的。我死了之后,这片土地上就不会有人再死了。我至今不知道我爱不爱你。一如我至今不知道我爱不爱他。所有的一切都开始被怀疑了。主角是我。  从前的我总是生活在罪恶与屠戮之中。现在的我也是如此。但是这一刻是安静的。我要累了。我要睡了。亲爱的。今天太阳很好。阳光很温暖。花朵和树木在阳光里生长。这一切,多么好。 共 287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青少年手淫造成原发性早泄怎么治疗好
黑龙江男科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