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州信息港 > 育儿

轮回之业 第205章 同样的虚伪

发布时间:2020-01-17 04:32:06

轮回之业 第205章 同样的虚伪

江枫本想故作勤勉姿态,实则消极怠工,坐山观虎斗,待双方血战拼杀两败俱伤后,再取走舍利骨,与夏夜殇三人顺利逃离。

特别在武侯府的护族灵阵出现后,更加坚定了他的这个想法。但是,他始料未及,玄火道人竟然成功攻破了武侯府的防御。

城楼已破,他的计划也被打乱,不得不临时调整计划。

武震方见江枫竟提前取出舍利骨,并未怀疑,反而直接舍弃王组三人,欣喜若狂地疾飞而来,直取舍利骨。

王组三人想要阻拦,想要抢先一步夺下舍利骨,但怎敌如此状态的武震方,终是慢了一步。

武震方将舍利骨一把抓入手中,感受着这其中澎湃无限的能量和圣神的气息,再难抑制情绪,凌空狂笑起来。

“留下舍利骨!”

王组、纪老鬼、玄火道人,三人同时偷袭武震方,欲合力先将其斩杀。但这次却轮到武震方避其锋芒,闪身退开,当着三人的面一口将舍利骨吞下。

“今天,你们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

武震方看也不看江枫一眼,连忙运转修为,尝试将舍利骨炼化。与此同时,夏夜殇三人依照原本计划,将敌我双方的人马尽数引至封阵近处。

江枫仰望武震方,却是低眉一笑,直接转身混入人群之中,参与再一次的混战。同时,他暗中催动留在那节舍利骨上的头骨金光,令其可以暂时与武震方融合。

武震方顷刻间伤势尽愈,空乏的修为再次充盈,感觉身体中仿佛传来无穷无尽的能量,以为自己已然成功将舍利骨炼化,当即再无畏惧,大笑着杀向王组三人。

“江兄,辛苦你了!”

空中战局再开,地面同样混乱异常,江枫一剑将一个玄火门的魔修斩杀,突闻一个熟悉的声音,转身正见武修林身披战甲,手持灵剑,浴血而来。

江枫微不可查地笑了一声:“舍利骨一成功取出,江枫也可以算是功成身退了。”

武修林眼中突然爆发冰冷无情的寒光,看着江枫,狠毒道:“既然如此,你可以去死了!”

话音方起,武修林手中的灵剑已然从致命的死角刺向江枫,要趁其不备一剑取下他的性命。

“当!”

没有武修林所设想的长剑破体而入的声音,反而突兀响起金铁碰撞之声,一道银芒自江枫腰间激射冲出,挡开了武修林刺来的绝命一剑,正是千羽梭。

“好歹毒的一剑啊!我原本还抱有一点天真的希望,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出手了。”

“你!”武修林面露骇然,急忙退开。

江枫转过身来平静地看着他,眼中再无任何类似友人的情绪。他们已经偏离了武震方四人的高空战场,无需担心受到波及,不然武修林也不会出手偷袭江枫。

武修林虽略感意外,但随即持剑杀来,江枫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脚踏羽痕千落,人已化作一道残影先发制人。

“武修林,你的行动,配合你的本性,真是一点儿也没有让我失望!”

江枫突然出现在武修林面前,飞起一脚,动若神鞭,啸风踢去。武修林横剑来挡,却被一脚踢飞数米开外,手臂震得生疼。

“火云焚天!”

武修林方才站定,突见一片火云袭来,江枫的掌如火钻,一掌轰然拍出,丈高的掌印径直击向武修林。

“凌水斩!”

武修林剑斩立劈,业力如水波泛起涟漪,一道丈长水刃自剑锋暴击斩出,轰向火云焚天之掌。

“嘭!”

水汽弥漫,武修林的凌水斩终究只是灵术,未能尽破一星神通的火云焚天,被残余的火焰掌劲击在身上,当场急退十余步,口吐鲜血。

“你的修为……”

“很意外吗?觉得我长生门都未能突破,怎么可能这么强?”

江枫再次冲上来,仍是未用兵器,只以拳脚攻击,却丝毫不减勇猛威势,令武修林只能苦苦招架。

“论修法,你我同为王道修士;论业力,我丝毫不逊色与你;论元神力,你更是远不及我。纵是神海境中期又如何?你凭什么跟我斗?你凭什么觉得我很弱?”

江枫攻势越来越强,武修林运转修为,业力爆发,震开江枫,尚未来得及反击,却见江枫双手齐动,宛如凤凰展翅。

“火凰印!”

江枫手覆烈火,武动之间猎猎如风,拳印如神凰啸空舞动,攻向持剑刺来的武修林。

火凰印,四星灵术,乃是他这几日在武侯府内利用武震方给予的特权学习所得的拳法印诀。

“咚!”

火星四溅,武修林再退,仓促不敌。江枫缓步跟进,却突然瞪大双眼,闷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怎么回事?”

武修林眼前一亮,灵剑如苍龙出洞,雷霆刺出,江枫身子微晃,一掌挡开灵剑,却未察觉武修林提前放出的飞剑,被其自身后呼啸而来,瞬间贯穿刺入左胸心口所在!

“战力卓绝又如何,还不是要死在我手下!”

武修林狂笑傲然,藏起眼中的一抹嫉妒,手中灵剑竟再次刺入江枫的咽喉。一剑贯体,武修林却突然神情大变,方才一剑,他没有感受到丝毫真实的刺入感。

正在此时,江枫突然出现在武修林身侧,一脚踢断了他的右臂,将他踹落尘土之中。而之前那个被双剑贯穿的“江枫”则在武修林惊骇的目光中徐徐消散。

“幻身!”

江枫夺过武修林的灵剑,横在他的脖子上,抹去嘴角的血渍,居高临下地俯视道:“记住了,我的羽痕千落是有幻身诀窍的!”

他无惧武修林知晓,若是几日前,武修林与他,或许还有一场苦战,但如今,武修林不足为惧,这就是江枫的自信。

“想不到九丈长生门的负荷竟会如此之大,我不过稍动修为,身体便支撑不住!”

江枫暗道,武修林仰视着他,咬牙暗恨,他是武侯府少主,武侯郡内耀眼的天才,何时受过如此羞辱。

“你是什么时候察觉的?”

事到如今,他决不相信江枫会依然一无所知,始终全盘信任他们。

“从你妹妹死的那天开始,我便知晓你们父子的虚伪,也早已知晓你们的计划!”

“什么?!”

“不必怀疑!幽梦杀武秀川时我也在场,不过的确晚了一步。毕丛等人是我们杀的,也是我们将舍利骨的消息泄露给素王谷和玄火门的,我们与幽梦根本没有反目成仇,独孤生一也从来没有重伤昏迷。”

武修林此时才知自己究竟愚蠢到何种地步,嘶吼着想要再次爬起来。

“江枫,我要你为我妹妹偿命!”

“你有你的算计,我也有我的计划!”

江枫冷哼一声,直接一剑斩去,在武修林的胸口留下一道剑伤,令其无法妄动。

“不必费劲了,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们武侯府的兵马一直是我们计划中的难题,他们太可怕了,正面冲突,我们必死无疑,要想行动顺利,必须先解决他们。”

武修林眼睛骤然瞪大,恍然道:“所以你们才会将舍利骨的消息泄露给素王谷和玄火门!”

“不错!事实证明,我们是正确的,素王谷和玄火门为了争夺舍利骨,一定会先对付武侯府的军队,有他们为我牵制,我们的行动自然方便得多。”

江枫看着武修林,突然露出玩味的笑容。

“我知道你想拖延时间等待救兵,但我只想告诉你,被痴心妄想了。你以为我让夏夜殇她们将双方人马引入武侯府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制造乱局,让武侯府的人马继续被牵制。你看,我们战斗至今,不是始终没人注意到吗?因为他们已经自顾不暇了!”

武修林咬牙暗恨,意识到万事休矣,把心一横,闭目吼道:“事已至此,要杀要剐顺便你,我武修林绝不会受你侮辱!”

“杀你?我不会杀你!”江枫将灵剑扔到一边,“因为站在你的立场上看,我觉得你做的一点也没错。虽然你虚伪算计,想杀我四人,但终是相识一场,我可以饶你一命。”

语罢,江枫轻笑着就要转身离去,武修林看着他的背影,十指抓其一把尘土,突然拾起身边的灵剑,叫喊着杀向江枫。

“江枫,你终究还是太天真了!”

江枫长呼一口气,低语道:“我给过你机会了!”

剑锋临身之际,江枫突然侧身让过,再次将灵剑夺下,反手刺向武修林。

“噗呲!”

灵剑贯体而入,直取要害,武修林浑身颤抖,却已无力回天。

“你说我虚伪,你有何尝不是?江枫,如今舍利骨已在我父手中,他一定会为我兄妹报仇,你们终究还是败了!”

武修林竭尽生命,牢牢抓住江枫的衣服,神情带着回光返照的振奋和狰狞,呐喊出他此生的声音,依靠在江枫的背上,没了生息。

“你说得对,你是个伪君子,自始至终都是,而我,同样虚伪。我们的虚伪是同样的,不同的是,你的虚伪,占了心的十成,而我,只占了三成……”

高空之中,正与王组三人激战的武震方突然感觉心脏一阵剧烈收缩,仿佛被人生生撕裂,一种悲痛欲绝的情绪瞬间弥漫了他的心神,让他痛苦欲哭。

他心有所感,忙低头看来,正见江枫抽出插在武修林身上的灵剑,回望着他,似笑非笑,更如蔑笑,而他的儿子,已然倒卧在地,没了生息。

“啊!!!不,林儿!”

武震方业力轰然爆发,竟将王组三人同时震开,他发冠已崩,乱发飞舞,双目血红,状胜疯狂,就欲俯冲而下。

“江枫,我要杀了你!!!”

王组、纪老鬼、玄火道人同时察觉到这一点,互视一眼,同时精神一振,武震方心神已乱,此时正是击溃他的千载难逢的时机。

江枫却是无惧无畏,敌我分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无论立场,无论情感。他看着再次被阻下了武震方,终于伸出了右手剑指,霍然点向高空中的武震方。

这一指之下,武震方体内的那节舍利脊骨突生异变!

……

(未完待续!)

江门市五邑中医院怎么样
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怎么样
甘肃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莱芜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邢台治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