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州信息港 > 养生

超时空劫匪 第二十八章 三少爷的剑

发布时间:2019-12-05 05:33:07

超时空劫匪 第二十八章 三少爷的剑

暮色沉沉。

任盈盈望了黑木崖一眼,决定跟着盖雾。

众人走出峡谷,天色更暗。

徐野驴饿得肚子咕咕叫,提议道:“反正左冷禅和岳不群跑得了黑木崖,跑不了嵩山和华山,不如我们到黑木镇歇一晚,明天再追。”

盖雾看恒山众弟子大多负伤,便道:“也只能这样了。”

黑木镇灯火通明,夜市繁华。

先前逃走的各路群雄,都是又困又乏,便在镇上歇息。

就盼盟主郑和能除掉东方不败,那样的话,即便魔教逆贼追来,他们当也无惧。

而当盖雾等来到镇上时,立即有不少人围过来,请求方证和冲虚站出来主持大局。

一问之下,才知道左冷禅和岳不群逃得飞快,也没在镇上停歇,不知逃到哪里去了。

“嵩山派弟子脚不停歇,直接奔嵩山去了。”

“华山派倒是还在镇上。”

群雄七嘴八舌

,都在骂左冷禅和岳不群,尤其是岳不群,刚出那条峡谷,便扔下妻女独逃,着实可憎。

徐野驴叫道:“那边有饭馆,边吃边聊。”

总这样站在街上不是办法,盖雾笑道:“这顿我们恒山派请。”

众人轰然叫好。

仪清脸色难看,拉过盖雾,悄声道:“掌门师兄,我们的银子不多了。”

盖雾倒没想过这点,问道:“够这顿吗?”

看着不断走进酒楼的江湖豪杰,仪清摇摇头,道:“应该不够。”

请客的话已经说出去了,不能再收回,更何况这还关乎恒山派的脸面,盖雾想了想,嘱咐道:“你们随便找户富裕人家,抢个几百两银子过来。”

“掌门师兄,这……”仪清面露难色,好歹镇上正道人士云集,公然抢劫,太过不妙。

“掌门师兄,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多化点银子。”仪和爽快地说道,并带着郑萼和秦娟等,去寻找可以下手的目标。

楼上雅座,酒香扑鼻。

只有方证和宁中则在喝茶。

“没想到独孤前辈也来了,岳月敬您一碗。”岳月表现得比谁都积极,极力巴结独孤求败,一点也不脸红。

只要有人敬酒,独孤求败来者不拒,酒量好得吓人。

听岳月说独孤九剑乃独孤求败所创时,方证和冲虚等人都觉骇然。

独孤求败突然叹道:“只可惜老夫未与郑和一战。”说罢举碗痛饮,懊悔不已。

盖雾笑道:“高手多得是,前辈不必悲伤。”

宁中则陪坐片刻,待到上菜时,便起身去休息,全因岳不群今日的行为,伤透了她的心。

岳月倒是无所谓,缠着要让独孤求败教她剑法。

只要能学会独孤求败的剑法,就能打败盖雾。

打败盖雾,痛扁盖雾,这是岳月现在的心愿。

任盈盈坐在一侧,喝着闷酒,她到现在都没搞清楚,自己为何会在这里?

她是魔教圣姑,是正道口中的妖女,现在却和少林掌门、武当掌门等同坐一桌,看着盖雾等说说笑笑,只觉一定是她的脑子进水了。

仪琳突然跑过来,急声道:“掌门师兄,不好了,仪和师姐她们去化缘,被人给扣下了。”

除了盖雾,其余人都非常纳闷,那户人家若不想化缘,大可不给,没必要将人扣下,莫非是看中了恒山弟子的美色?

仪和等人实力不弱,组成剑阵后,威力翻十倍,寻常人家,纵有护院,也很难扣下她们,除非那护院武功奇高。

盖雾当即道声失陪,在仪琳的带领下,匆匆赶到那户人家。

仪和等人被点了穴,跪在那户人家的门口,有过往的路人,看到后指指点点,扔下几句难听至极的话。

仪和神色孤傲,不以为然,倒是秦娟等年轻弟子,多在抽泣。

仪和听得心烦,斥道:“掌门师兄让我们来化缘,我们却失败了,谁敢再哭,就不是恒山弟子。”

哭声顿时消失。

盖雾摇摇头,走过去问道:“那人呢?”

点穴这种功夫,盖雾都不会,此人会点穴,足见手段高明。

仪和道:“就在左边的石狮子上。”

盖雾仔细看去,那石狮子上面果然站着一人,那人穿着黑袍,与夜色完美融合,可怕的是那人隐藏了气息,宛如一具尸体。

不然的话,以盖雾的修为,绝不可能毫无察觉。

那人站着没动,沉声问道:“就是你威胁这些小尼姑来抢劫?”

仪和怒道:“要我说多少遍,我们是自愿的,没有被威胁,你这人听不懂人话吗?”

盖雾举起木剑,指着那人说道:“放了她们。”

“剑法很高明嘛,老夫正愁没有对手。”那人说着从石狮子上飞冲而下,手中长剑抖动,爆发出刺耳的嗡鸣。

好强的剑气。

盖雾心中一凛,翻身朝后退去,谁知他这一退,竟成了的破绽。

唰唰唰。

那人快速刺出三剑,三剑好似一剑,却又似无数剑,在盖雾的双眸中,满是剑影,无从格挡,只得凭借感觉,挥动木剑。

木剑爆碎,那三剑的剑气,全都擦着他的左肩而过,带出三道血痕。

盖雾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用木剑装逼这种事,还是交给独孤求败,现在的他,毕竟还没有踏进无剑境界。

只要今晚不死,明天就去抢一把好剑。

那人却已经收剑,用赞许的语气说道:“能接老夫三剑而不死,在江湖后起之秀中实属翘楚,老夫便饶你一命,但愿你能改邪归正。”

那人说话间,便从黑暗中走出来,旁侧的灯笼,照出他依旧俊朗的面容。

但他头发花白,已然是个垂暮老人。

盖雾惊道:“三少爷?”

看到那人的脸,系统立即在盖雾的视膜上弹出信息。

看来抢劫系统还处在混乱中,居然将谢晓峰都给送了过来。

“三少爷?真是有太久没听到这个称呼了。”谢晓峰神情黯然,一个称呼,勾起他太多的回忆。

往事如烟,风流半生,到了竟落得这般孤苦寂寥。

而他现在的心愿,就是能碰到一个剑术高手,痛痛快快地大战一场,然后便死而无憾。

盖雾抱拳道:“谢前辈号称‘剑神’,而那边的酒楼里,我正在宴请‘剑魔’独孤求败前辈,不知谢前辈可愿意移步?”

安徽省池州市青阳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武宁县人民医院
云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汕头怎么预约妇科医院
吉林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