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州信息港 > 游戏

杭州大伯用自制的扫钉器每天来回拔路上钉子

发布时间:2019-06-08 22:18:01
子宫内膜炎的治疗方法
白带多了该怎么办
白带增多怎么治疗

申屠恨黑心钉。他遭过这些钉子的暗算。那个时候,拖着那么重的电动车行走在早高峰的车流里,真有种崩溃的感觉。

申屠的女儿也着过黑心钉的道儿。

在石桥路上,吃过黑心钉苦头的人不少。

“我咽不下这口气。”申屠说,一年前,他就下定决心要和黑心钉战斗到底了。

昨天晚上7点多,石桥路杨家村附近,申屠又扛着他的“扫钉器”开始干了。

“今天白天拔掉了三四根黑心钉,晚上倒还好,没有新发现。”

他手中的“扫钉器”,由好几根木条组成,申屠自己把它们钉在一起,下方的木条与地面呈水平状,这样放到路面上,水平往前推,遇到突出路面的黑心钉时,木条就会被钉子挡住,很容易就发现黑心钉。

拔掉黑心钉的这口气,申屠憋了好久。

“以前我上班的时候,每天早上也骑电动车路过石桥路农都这里,好几次,电动车都被黑心钉扎破车胎,没过多久就会没气,电动车那么重,推起来相当累,懊恼死了。”

退休以后,申屠用自己的“小电驴”带女儿沿着石祥路去勾庄上班,碰到黑心钉是家常便饭。“有一次我早晨七点多带女儿出发,骑到石祥路汽车城那里,车胎被黑心钉扎破了,打车都打不到,还是托一辆过路的三轮车把女儿带过去的。”

一年前正式开始扫钉

光石桥路拔掉几百根

申屠的扫钉战斗到现在坚持了一年。

每天早晨6点多,他早早起床,拿着“扫钉器”开工。

“早晨七点以后是上班高峰,石桥路上电动车多啊,撒黑心钉的人就等着大家中招呢,我就赶在电动车来之前去拔钉子。”

除此之外,申屠每天还要再巡查两次,中午十二点多一次,傍晚七点多一次,都是在饭后。申屠说,他习惯了这种“散步方式”。

这一年来,光石桥路上,被申屠扫掉的黑心钉就达到了几百根,平均每天能拔掉两根钉子。

扫了一年,申屠还总结出一个规律。

放黑心钉的人,每天晚上都会偷偷在路面上放上一枚,但不会放多,放多了,第二天一早,被戳破的自行车和电动车会很多,到时候自己的修车摊目标会太大,不好收拾。

其实,是谁放了黑心钉,申屠多少心里清楚,但没有直接证据,也没有办法报案。

曾有人威胁他说要打他

也有人说他“背”

天天这么坚持,多一天拔掉六七根钉子。申屠的扫钉行为,激怒了放黑心钉的人。

“有几个修车摊的人跑过来告诉我,不要搅了他们饭碗,我说你们不能这样赚黑心钱,他们就说信不信揍你?”

申屠每天上街拔钉子是背着家里人偷偷摸摸出去的。“扫钉器”也不敢放家里,直接藏在单位(退休后,申屠找了个单位帮人家看门)的传达室里。

“偶尔有几次遇到邻居路过,问我在干吗,我说拔钉子啊,别人就说我太‘背’,没事找事。”

你害怕吗?我问了他一个俗气的问题。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回答蛮坦诚:“我也怕的,现在年纪大了,家人和朋友都反对我出来扫黑心钉,但每次看到行人中招,就很气。”

有一次稍微出来晚点,就有许多自行车和电动车中招,多一次有20多辆车中招。

“只要修车摊还在放黑心钉,我就会和他们斗争到底,每天都来扫钉。”申屠说,他也知道光靠他一个人的力量来对付黑心钉是不够的,所以他希望环卫工人也能留心一点,看到黑心钉能帮忙及时处理掉。(感谢读者连国庆报料)

只要修车摊还在放黑心钉,我就会和他们斗争到底,每天都来扫钉。-本报 吴崇远

网络114城市门户网力创市民信赖的资讯网站
王健林收购瑞士盈方资金超10亿欧元
棋牌又出新花样地主来了全新版本抢先体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