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州信息港 > 娱乐

降准能算什么事0

发布时间:2019-07-08 22:12:44

降准能算什么事?

地命海心。

这是所有中国投资者都逃脱不了的宿命,而作为一种职业,经济学家生在中国也是一种充满了争议但是同时也极具戏剧色彩的人生,当中国政府的经济政策出现变化的时候,他们往往就会扮演某种事后诸葛亮般的智囊角色,即便很多时候其实他们也都是局外人,只能凭想象解释他们认识中的很多时候是似是而非的中央精神,这并不是说中国的学者无能,而是说中国的政策长期以来并不透明,不同的领导起用的学者可能都不一样,使用的语言可能也不一样。

2014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结束,习大大再次作了长篇的讲话,如果说去年或者前年大家对于总书记实质性主导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有不适应的情况,那么现在对于习大大的讲话已经习以为然了,而习的讲话也并没有让人失望,除了风格轻松明快之外,新词新句也是顺手拈来滔滔不断,比如模仿型排浪式消费潮,比如创新供给激活需求,比如新商业模式、新比较优势,比如要素规模驱动力,比如差异化竞争,比如隐性风险显性化,还比如总供求关系变化、规模速度型、质量效率型、市场和消费心理、企业家才能、创新驱动、保持稳增长和调结构之间平衡、三驾马车均衡、既具有年度特点又利于长远制度安排、国企改革以增强活力提高效率为核心、区间调控等等不一而足。如果有人自以为是听懂了习大大的所有潜台词,那么他一定是自欺欺人的家伙,习大大的经济学新思维很大程度上和一帮年轻的经济学家倡导的新供应经济学形成了共振,但是也并不完全画等号,坦然如水皮者自己也是一知半解,连蒙带猜,是不是全部领会到位并不要紧,要紧的是从习大大的讲话中能得出什么结论,这个结论就是在新的一年中,中央政府会以更为积极的姿态来稳定拉动经济的增长以对冲经济增速调整的系统性风险,财政政策不但积极而且会更有力,也就是说政府投入会更大,而货币政策则松紧有度,在稳健的前提下,进一步的宽松是可以想见的。总体而言,2015年的市场环境和货币供应会比2014年要好,这对于资本市场而言当然是利好。

那么,货币政策松又能松到什么程度呢?

中国的货币政策在央行那里一直是习惯性从紧的,以至于我们认为如果不是刻意强调稳健或宽松,那么从紧本身就是货币政策的代名词,世界上可能也很少有存款准备金率维持在20%还宣称稳健的央行,而央行之所以张冠李戴,根本的原因就是不能完全自主决定基础货币供应量,M2在过去十年翻十倍,很大部分是外汇占款人民币的被动投放造成的,人民币目前不是国际货币,美元在中国也不能流动,美元进入中国必须置换相当数量的人民币,外汇储备越多,意味着人民币被动投放越多,乘上货币流动的乘数,M2就会每年保持12%—16%的增长,这一点不以央行意志为转移,为了对冲这些投放,央行一是用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的方式回笼,另外就是直接使用央票。换句话讲,如果外汇一直没完没了地增长,央行除了从紧别无他法,这是一个死结,也是中国目前融资难的矛盾所在。令人感到高兴的是,进入2014年来,外汇占款人民币投放减少了1.4万亿基础货币的投放,央行为了缓解紧张,启用了诸多新的工具,比如SLF常备借贷便利,PSC抵押补充贷款,MLR中期借贷便利,加上定向降准,至少供应了1.3万亿人民币,勉强维持中性。据相关人士测算,2015年基础货币的需求量大概保持在4万亿左右,除了1万亿的外汇占款人民币投放,供求缺口会达3万亿,现在降次准能弥补基础货币投放6000亿,理论上需要降准5次才能解决资金缺口,这当然只是一种安排,实际上不可能降这么多次,但是降恐怕是不可避免的,QE退出越充分,美储加息越加快,人民币这边选择也就越简单。

年中的时候,水皮杂谈写过“降个息有那么沉重吗?”年底,水皮杂谈要问句,“降准能算什么事?”这都不叫事!

怎样在做微商城
微信小程序怎样制作
怎样经营微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