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州信息港 > 教育

一道防线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30:19

(一)  李云从皇后大酒店跳槽到海虹酒店做大堂经理的时候,陆伟岸正在策划兼并皇后大酒店的方案,当然这是李云事后才知道的。  李云从那所旅游学院毕业后,根本不像其他的同学那样,到处托关系就近找工作,同学们全不管专业是否对口,好像只要不要走天涯去打工,就是大大的幸事了。李云根本没想到去托关系,何况也没有关系可托。她的父母只不过是那座古城一个大型国营企业的普通职工,在属于他们的那个时代,无论世道怎样翻来翻去的变化,但他们都一直以夫妻劳模的身份,在那座城市闪耀着的是工人阶级先锋代表的模范。党的号令就是他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他们全身心地倾注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以至于很大年龄了才想到要一个孩子,要孩子似乎也不是他们本身的需要,似乎只是为了给党组织培养一个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一样。  因此,等到李云横空出世的时候,好像就开始改革了、开放了。报纸、广播里也很少用“革命”两个字了。李云就这样在改革开放的氛围里长大。在这样的氛围里,李云着实感觉不到父母劳模的荣耀。她所感觉的,恰恰是父母与这个改革开放时代的格格不入。改来改去,父母劳模的荣耀越来越黯然失色。而招摇过市,得意忘形的,尽是些投机钻营的角色。  父亲在这样的年代氛围里迅速地苍老下去,不得不以捉襟见肘的微薄退休工资,供养李云读完大学。如此的家庭背景,你还指望有什么关系可托呢?  李云一直觉得她出生的那个过程,用横空出世来形容实在是很恰如其分。由于母亲年龄偏大,她就是用出几倍于她当劳模的劲,也没办法将李云生下来,还是不得不在憋足了三天三夜,几近气绝身亡之后才送进职工医院,让医生在小腹上划了个大口子才将李云拉了出来,其结果是让那个柳眉杏眼的女医生,河东狮吼般将父亲痛骂了一顿。  父亲从来都是受领导和组织表扬的,表扬之后还发奖状和奖品,没想到让一个丫头片子将他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但听女医生骂完之后说:“再晚来几分钟母子都没救了”。这他才平息了准备发向“小丫头片子”的火,好悬,晚几分钟就是两条人命,为此挨一顿骂想想也值得。  但听医生和书上说,像李云这般“横空出世”的孩子,生性急躁,好动,受不得委屈,所以等到李云大学毕业准备到南方去打工的时候,父亲还无不忧虑地说:“李云,女孩子出门在外,除了要洁身自爱之外,该受的其它委屈还是要忍受的!”  看着已不是一般苍老的父母,李云当时就忍不住眼泪就吧嗒吧嗒往下掉,“谁让你们那么晚才生我,要不然我现在就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了!”让父母过上好日子,是李云眼下当紧的理想,父母为之付出了一生的工厂,眼看要赔得连基本工资都发不出了,父母不靠的女儿又去靠谁呢?过好日子起码的标准就得有钱。有钱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非官即款,或至少是个“三陪”,在这个时代,才算得有几个钱。  官和款目前基本上还与李云无缘,当“三陪”的本钱她是足够的,但她又着实不愿意,那委屈不是一丁点儿的委屈,一定是委屈的无法言说的大委屈,更与父亲的“洁身自爱”相差不止十万八千里。所以他选择了大酒店服务员的职业,这职业虽有些小委屈,但也不一定要去当“三陪”,关键是比工厂有钱一点。虽然不是与专业特别对口,但还是多少沾一些边的。旅游出差的人,总是要在旅店吃住的,说不定那天就结识个从事旅游文化方面的老板,跳过去也就专业对口了。  李云很轻松地竞争上了皇后大酒店领班的位置,三个月试用工资每月1000元,试用期满每月1500元,加上奖金,花红什么的,已经可以让那座古城的父母过上温饱或小康的日子。  (二)  算来李云在“皇后”酒店供职的时间不过一年多,而海虹的老板陆伟岸先生,成为“皇后”的常客只不过是后三个月时间,就成功地将李云挖过去。  那成功其实是显得漫不经心的。漫不经心的令大大咧咧的“皇后”老板阿强防不胜防。记得陆先生次来的时候,阿强还特别没心没肝地向领班李云介绍道:“阿强,这是海虹的陆老板,你们要好生招待!”  在陆老板的身边,还站着一位气度不凡的20多岁的年轻人。  李云点头的同时心里就有些暗暗吃惊,只要一提“海虹”两个字,不用介绍其它,人人都知道,它是与“皇后”一样在这座特区城市赫赫有名的,就像海上的彩虹一样炫目。以李云的经验,觉得一个同行老板亲临“皇后”,不是来偷招就是来出损招,这就是李云有些暗暗吃惊的原因。  所以当只隔一天陆老板再次光临“皇后”的时候,李云将自己吃惊的因由悄悄告诉了自己的老板阿强。哪知阿强还是那般大大咧咧地一阵哈哈大笑:“管他什么招,他愿意在这里花钱就收。”李云听了这番话,不禁对自己的老板有些失望,如此马大哈的老板,怎么能将“皇后”做得这么大呢?  不是因为要对马大哈的老板负什么责,完全是为了好奇,李云便派了手下特别精明的菊红,特别细心地招待起陆老板来。  但很久都没有进展,陆老板每次和那个年轻人到“皇后”,除了和他坐在靠窗的位置外,完全是一副无所事事地漫不经心,那漫不经心中还溢出一种让人只可感觉的儒雅,那儒雅中又透出一股不凡的气质,同样地只能让人感觉而无法言说,商场上那些血淋淋的处心积虑,或其招损招什么的,似乎与这般的儒雅和气质风马牛不相及。  精明的菊红差不多是百般出招,而反馈给李云的信息大意是:陆老板在酒店干烦了,整天与那些苍蝇般的客户打交道,是他越来越觉得不是滋味,他只是想出来散散心,找回一点上帝的感觉,也许能寻着一个什么机会一个什么人,将酒店盘出去,腾出本钱来开个大公司,才对得起他这个伟岸的名字和经济学硕士的智慧......  这当然是与他们实力相当的“皇后”求之不得的,如“海虹”易主,在经营策略上必定要打一下“闪”,“皇后”巴不得它多闪几下甚至闪的倒闭下去。  “皇后”的阿强为此乐得马大哈般的开心,但李云却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凭阿强的马大哈作为,她觉得他远不是陆伟岸的对手,如果不是有政府的要员作为阿强的后盾,陆伟岸要阿强这个“皇后”下轿是轻而易举的事。这种想法李云只是想想而已,在内心深处,她也有一种看不起阿强依仗权势摆谱的派头,她所崇拜的是大智若愚的男人,而不是马大哈摆谱的男人。在李云的灵魂深处,也有一种巴不得“皇后”下轿的潜在基因。看来,灵魂这东西也是很少有经得起上帝拷问的。  这期间恰恰又出了一件事。老板阿强在强迫一名女孩答应一个土财主的非分要求时,那女孩在情急之中砸了阿强一啤酒瓶不说,还用剩下的玻璃渣刺破了自己的脸。正待阿强额头冒血,女孩也一个大花脸的时候,常陪陆伟岸左右的那个年轻人,比间谍还快捷地跑向客房部,抓拍了那血淋淋的场面。其实,那女孩的伤并不怎么严重,治愈后根本就不会下什么伤痕。  当天晚上,李云到医院去看她的时候,她正从绷带缝中转溜着两只眼睛接受电视台记者的采访,就连医生也对记者说:“这可怜的女孩将来恐怕要留下可怕的伤痕,媒体应该强烈呼吁法律严惩罪魁祸首!”李云被那种气愤所感染,就觉得那医生很有正义感,那记者也很伟大。  这样的形式当然严重且不利于阿强,酒店被查封并处以50万元的高额罚款,同时还查处包括几名俄罗斯女郎在内的几十名卖淫女。这些事实李云平实也是知道的,但因身处这样的环境,早就见怪不怪了,而当电视画面上隐去那些女郎的面部,只剩林立的玉腿时,就显得格外地夸张和格外的令人痛心。  就是在阿强的“皇后”被查封的时节,李云和众多的姐妹跳槽到了“海虹”。陆伟岸在接见她们的时候,还无不惋惜和痛心地慨叹道:“阿强出这样的事,实在令人痛心。如此,我也只好暂时将我的‘海虹’撑下去了,这么一座美丽而日新月异的特区城市,不能没有一个像样的酒店!”  那时候,李云和所有的姐妹们,都向陆伟岸投以敬佩的目光。  (三)  “海虹”对李云们的训练也是于无声处,潜移默化进行渗透的。尽管李云她们在“皇后”都已经是而出色的服务员,但“海虹”的管理模式和服务内容,显然要比“皇后”要独到精细得多。  不管是“皇后”过来的或是新招进来的,包括“海虹”原来的老服务员,都无一例外地轮番接受全方位的训练。如此看来,老板陆伟岸是准备要大干一番了,因为公司在对全体职员进行全方位训练的同时,也在大动干戈地装修五楼的贵宾房。一切都给人以一种全新的感觉,这气氛让李云她们好不高兴。  尽管陆老板忙得足不沾地,但还是抽出时间到医院去看望那个用酒瓶子砸了阿强又自伤的女孩。李云她们当然无暇亲临医院,去感受老板那份富有人情味的场面,但仅从电视和电视台的报道看,那情形也是十分感人的。陆伟岸面对记者们那些刁钻的提问,不但泰然自若,从容不迫地说出了许多富有人情味和正义感的话,而且还表示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要竭尽全力将那女孩的容颜恢复到原本的那份俏丽。  李云原本是不太熟悉那个女孩的,只知道姐妹们常叫她阿珍,因为她长得俏丽而且有气质,李云还对她有一种本能的嫉妒,所以就更加有意无意地疏远她。但因出了那件事,她俏丽的容颜和叫梁风筝的姓名,便在这座特区城市家喻户晓,李云这才知道她的姓名是那么富有特点和个性,而不是俗气的什么什么“珍”。李云还觉得,凭梁风筝那样勇敢的行为,上帝也该使用什么魔力,将她的容貌恢复到原来的那种俏丽,她甚至觉得自己原来的那种妒意,是有些卑微和无耻的。  陆伟岸专门在市文工团请了一名舞蹈教练来,除了训练李云她们的形体外、健美、行为等基本功外,核心的项目就是一套那个女教练自编的舞蹈。在开始训练的时候,梁风筝也出院跳槽到了“海虹”。她的脸不但没有留下什么伤痕,而且皮肤还较之以前更加白嫩了,就是文学家常形容的凝脂般的肌肤。而且,也根本没需要陆伟岸承诺的那样不惜一切代价......由此可见,梁风筝除了本身就伤得不重之外,特区的那家医院医术也还是名副其实的。  梁风筝和李云都成了舞蹈队形体好、感觉到位、悟性强的者。老实说,李云初对那套舞蹈的内容还是很不理解的。  舞蹈的名字叫“米德斯里”,据那个骚气十足的半老徐娘教练说,那是英文名字的中文发音,但一帮练舞的姐妹们,除李云是旅游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外,其他那些仅有初、高中文化程度的姐妹们是不明其意的,李云也不懂,她读书成绩差的就是英语,要不是考试时做了些小手脚,连毕业那一关都是难过的。  但舞蹈的内容确实是很迷人。那曲调优美而丰富,有点日本人风格似的凄美和缠绵。舞蹈的内容整个以托举的手势贯穿始终,扭腰劈腿尽显日本歌姬掺杂中国唐朝宫舞的神韵,二者糅杂在一起,配以那缠绵而凄美的舞曲,说不清因由地震着人的某些柔软的感觉,让人体味道青春被激情所挤压散发出来的骚动。  舞蹈的精妙之处或说高潮之处,更在于拖得很长的后半部分的结尾,演员以托举的手势伴以各种优美的舞姿,双膝触地蜻蜓点水般张扬着一些迎合的动作......如此的情节,占了整个舞蹈的一半,时间也就是刚好半个小时。尽管在她们排练的过程当中,观众始终只有老板一个人,但李云从那醉的痴迷、野得狂妄、刺激得浑身微微颤抖的神态中,分明觉得这舞蹈完全应该用“迷得死你”冠名。  据说,老板请来这个舞蹈教练,每天四个小时分两班排练下来,所付的报酬是每天500元,另外,舞蹈的著作权还额外付了二万元被“海虹”买断。除了这些,其它的细节李云们就所知不多了。李云和她的姐妹们,也曾作为观众,坐在大屏幕的前面,观看了她们舞蹈的全程录像,那些高雅优美的高难度的舞蹈动作,她和姐妹们做起来是那么艰难和漫长。但作为观众去审视那长达一个小时的表演不但不显得漫长,而且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关键是那种缠绵和凄美,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不“迷得死你”才是怪事。  整整排练了一个月,等李云们的舞技都炉火纯青或至少烂熟自如的时候,老板请来了几百名这个城市的各界要员,那观摩汇演的效果也如老板平时看她们排练一样,其神态的旷野和狂妄,那效果也是“迷得死你”的。当即就有一些道貌岸然的要员们,将那些操皮肉生意的姐妹们一个不剩地涌进那些十分隐蔽而又各俱风格的包间里。  李云也被那些淫邪的目光不断扫描和追踪着,显然他们也是很识货的,横看竖看李云都不会是那种操皮肉生意的女人。李云总算是隐忍着,委曲求全地和姐妹们将舞蹈跳完,便昂首而漠然地快速离开了舞厅和那些贪淫的眼睛。那些眼睛其实有很多都是在“皇后”时,被李云所熟识的。  (四)  李云她们的舞蹈紧接着又参加了全市职工文艺大赛,在获得满堂的喝彩后,有地获得了个特等奖,3万元的奖金和获奖证书,将杯被安放在精致的玻璃窗里,奖状被数倍放大和精心裱褙后,悬挂在大堂上,加上李云他们16个身着舞衣的彩照,整个占据了大堂的半壁江山。那一阵,李云她们都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共 893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治疗性交障碍的方式都有那些
昆明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较好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