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州信息港 > 生活

乐客多游戏终结刘永好零售梦醒

发布时间:2019-10-13 03:20:54

乐客多游戏终结 刘永好零售梦醒

一个意外的发现,乐客多曾经有一个名字叫新城控股。 2003年1月,乐客多成为一场零售业豪华联姻的主角,背后则是新加坡、中国台湾的零售巨头以及内地的新希望集团、中国银泰投资公司(下称“中国银泰”)众多大企业和一帮台湾零售高手。但是,乐客多在中国零售市场尚未掀起波澜,就很快出现了危机。先是2004年年初中国银泰从乐客多退出,而一直在乐客多董事会中没有席位的新希望集团,似乎也很快发现了情况不妙,在乐客多后续的增资扩股中,曾经高调进入零售业的新希望集团放弃了继续投资。 2005年,经营举步维艰的乐客多超市不断传出转让消息,这让供货商们胆战心惊。10月31日,乐客多浙江台州店150名供货商集体哄抢,导致乐客多超市危机全面爆发,1.5亿元的货款随着新城控股高管们一同消失,乐客多超市的资金黑洞被曝光。 一直谨慎看待零售业的刘永好,参加了这场豪华婚礼。如今不仅要面对讨债的供货商的纠缠,整合产业链的初衷也彻底落空。 “10·31”台州“哄抢事件” “如果没有10月31日那场冲突,乐客多不会这么快关门的。”12月8日,台州市贸易与粮食局副局长应才波临窗眺望不远处已经关门的乐客多台州店。 “这可是台州的超市,几乎一夜之间,就这么倒闭了。”应才波对乐客多的关门不断叹息,“太可惜了。” 在台州采访了解到,10月31日上午,有几名浙江的供货商来到了乐客多台州店,向其催要货款,并开始从货价上取走自己的存货,很快供货商的行为被商场的保安制止。但是,到了当天下午三点以后,催要货款的供货商越来越多,并堵住了乐客多超市的大门,到了下午五点左右,将近150名供货商涌向超市,不少供货商强行从货架上撤货。 “当时场面几乎失控,店长不得不拨打110报警。”应才波对31日下午的逼债记忆犹新。报警后,110警察很快赶到现场,依然无法控制情绪激动的供货商。作为招商引资的项目,台州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找到了贸易与粮食局,希望政府出面协调。 “当天晚上,政府不得不强行下令乐客多关门。”应才波告诉,当时为了给供货商一个交代,政府当场要求超市店长给乐客多总裁沈建国打,沈建国在中承诺连夜赶赴台州。台州市政府当夜决定11月1日在台州召开会议,要求乐客多拿出一个明确的还款期限。 11月1日,沈建国并没有赶赴台州,而是派出了行政管理部总监叶希瑜赴台州安抚局面。当天上午,台州市委分管流通的副秘书长陈连清,以及粮食局、公安局、开发区等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在台州开发区管委会3楼召开协调会议,供货商凭票入场。会议一开始,叶希瑜的一句暂时不能付款的表态就激怒了在场的供货商,眼见会场就要失控,台州市政府的官员们当场强行要求叶希瑜做出还款承诺,叶希瑜在请示沈建国后,承诺协调会议后一周内还款400万元,11月底前再付500万元,到12月底前付清欠的500万元。 “乐客多失言了,除了兑现了400万元,后面的还款就没有影了。”应才波透露,协调会的当天晚上乐客多超市又开张,可是货品已经被拿的残缺不全,供货商也不再给乐客多供货,重新开张实际上就是的存货处理。应才波告诉,乐客多超市在台州是面积,投入多的超市,一开始的装修费就达到7000多万元,乐客多上海总部以装修设备款为由,截住了供货商的货款,从而形成货款拖欠。 台州“哄抢事件”发生后,各地乐客多的供货商闻风而动,11月27日开始,绍兴店、柯桥店、余姚店、南京店、上海七星店以及宝山店均遭遇来自全国各地供货商的哄抢。在乐客多的多家超市发现,墙壁上、门上、空调甚至电梯都被法院贴上了封条。在上海齐莘路的乐客多超市管理总部一片狼藉,满地都是招聘资料以及结算单据,还有讨债人留下的大量一次性饭盒。到12月上旬,乐客多在全国的7家门店全部关张。据了解,曾经在台湾有零售“三剑客”之称,现为乐客多的股东、一直实际操盘的总裁沈建国,以及乐客多的所谓大股东们均未与供货商进行正面接触。 “据我们所知,乐客多拖欠的货款余额就有1.5亿元之多,这些钱究竟到那里去了。”浙江一名供货商大户很失望,自己的百万资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着落,“这个超市背后肯定有一个大大的窟窿。” 乐客多怪异资金链 资金黑洞真相正在浮出水面,乐客多诡异的资金链正在逐渐清晰。 新希望集团向《证券市场周刊》提供的资料显示,乐客多商业发展集团成立于2002年底,乐客多商业发展成立的初始资金为3358万美元。初的股权结构中,NTUC(新加坡职总平价合作社)与DBS(新加坡星展银行)各出资1200万美元,新希望集团旗下的新希望贸易有限公司出资450万美元,中国银泰出资357.5万美元,台湾中阳集团老板张异昌出资325万美元,沈建国出资25万美元。 乐客多商业发展集团为了规避外商直接投资流通领域的限制,决定在上海与中国银泰合资成立世琥仓储(上海)有限公司(下称“世琥仓储”),用于控制国内的乐客多超市店面的供货与物流。这个世琥仓储的董事长就是NTUC的主席,总裁为沈建国。直到2005年1月,世琥仓储的股东中国银泰将持有的股权转让给大华集团。 本刊在上海调查期间,发现乐客多商业发展集团上海总部凌乱的办公室里,所有的材料均显示为乐客多商业发展集团实际控制着乐客多超市店面。遗憾的是,在工商局的资料中并没有发现这个商业集团的任何身影。 在上海市闵行区工商局获得工商资料显示,世琥仓储的大股东并不是乐客多商业发展集团,世琥仓储的大股东Nextmall是一家注册在开曼群岛的公司。据了解,成立之初,经过协商,NTUC和DBS以各自持股27%的控股比例,同新希望贸易公司(16%)、中国银泰(10%)、台湾中阳集团(10%)、Nextmall管理层(10%),组成Nextmall购物中心发展集团。规模是4700万新元,NTUC与DBS各出资近1300万新元。 Nextmall到底真正叫什么名字呢?在乐客多的宣传站等上面宣称为乐客多商业发展集团,但是在世琥仓储成立的过程中,关于股东的出资证明材料中,Nextmall向上海市闵行区工商局提供的英文以及翻译件显示,Nextmall的中文译名为新城(开曼群岛)控股有限公司。在世琥仓储直到2005年众多的工商资料变更登记过程中,并没有发现Nextmall进行过中文的工商变更,所有的工商资料也没有乐客多商业发展集团的阴影。 为什么世琥仓储以及乐客多超市店面在对外宣传与跟客户洽谈的时候均是用乐客多商业发展集团的名义呢?到底是世琥仓储一直没有变更股东资料还是另有目的呢?Nextmall的实力到底怎么样呢?这些问题的答案或许是解开乐客多资金黑洞的关键所在。 新希望集团材料还显示,Nextmall成立的时候是现金出资。但是得到的一份星展银行香港分公司在2002年9月24日出具的说明函显示,Nextmall早在2002年9月之前就已经成立,星展银行当时出具的说明函显示,Nextmall在银行只有640万美元。 调查中发现,Nextmall与中国银泰合资成立的世琥仓储也并非资金雄厚。2003年1月16日,Nextmall与银泰投资提交的出资计划显示,公司成立的90日内,Nextmall出资73.5万美元,两年内补齐出资416.5万美元。其中中国银泰以提供办公条件作为出资占10%的股份,现金全部由Nextmall出490万美元。在调查中发现,Nextmall在世琥仓储成立的首笔款只有150万美元,而中国银泰所提供的办公场所就是每个月花500元,从供销社租了一个不到30平米的房间。到了2004年1月,中国银泰将所持有的世琥仓储以及乐客多超市、Nextmall的股权转让给上海大华集团,大华集团通过承债的方式接手了这部分股权。 更让人疑惑的是,每家拖欠供货商上千万货款的乐客多超市店面,事实上的注册资本只有200万元,由新希望贸易与中国银泰控股的宁波银泰分别出资100万元,世琥仓储向乐客多超市店面提供装修以及超市所有设备,每家超市的这项费用均在7000万元以上,每家超市的货品必须由世琥仓储提供,超市的货款资金由世琥仓储统一结算。 作为世琥仓储开的家店上海七星乐客多超市,在2004年一年间就为世琥仓储贡献了1.62亿元的设备款以及货款。控制着7家上亿元规模乐客多超市店面、难以确认股东身份变化的世琥仓储,一直到了2004年12月17日才通过外债等方式,增资扩股到1990万美元。根据世琥仓储的董事会纪要显示,直到2004年6月,Nextmall对世琥仓储的投资才有1980万美元,到了2004年底才有3980万美元。让人困惑的是,7家大规模向世琥仓储负债将近5亿元的乐客多超市店面,这些资金从何而来? 得到的银行资料显示,世琥仓储将乐客多超市通过负债的方式将总的资产规模做大,同时,利用乐客多超市进行了大量银行担保。到了2004年年末,世琥仓储通过招商银行、浦发银行、星展银行、徐家汇信用社、农业银行等多家银行贷款2.8亿元,还有3.5亿元的超市应收账款。“从世琥仓储成立到现在,收回的投资资金在2.8亿元左右,加上截留的回款,世琥仓储通过乐客多超市取得了近10亿元的资金。” 大量的银行贷款流向了Nextmall控制的世琥仓储,大量的超市店面应付款流向了世琥仓储,还有控制了店面超市货款的世琥仓储,巨额资金到底流向了Nextmall还是那个叫乐客多商业发展集团的公司呢?一名代理世琥仓储客户讨债的律师很疑惑:“这些资金他们到底倒腾到什么地方?” 新希望的无奈结局 “我们也是受害者。”新希望集团负责乐客多事宜的杜鹃在中抱怨。12月26日,新希望集团打破了沉默,在发给本刊的情况说明中,反复强调自己只是一个不管事的小股东,乐客多今天的与自己没有关系。但是,现在焦头烂额的新希望集团是否还记得当初出席乐客多开业典礼的高调呢? 进入零售领域,是刘永好一直想做却没有把握的愿望,而一个归国的上海职业经理人施伟说动了刘永好的心。施伟对刘永好说,零售业的发展前景很好,更何况是跟新加坡、中国台湾的零售大亨们合作能?新希望以现金入股,肯定在财务上能得到很好的回报;另外更重要的是可以通过对零售终端的开发和控制,为自己上游的乳业、肉食产品打开通路,产业延伸到下游的商业地产,这样上下游产业联为一体,拉长价值链条,扩大利润空间。 2002年,刘永好派施伟跟新加坡以及中国台湾的大亨们谈判,事情进展得很顺利。接着是Nextmall成立,在公开报道的资料中显示,新希望就是Nextmall的实际控制人,刘永好也在不同场合阐述新希望集团的零售愿景。事实上,新希望集团在Nextmall并没有决策与管理权,一切都是大股东在操办。Nextmall成立后不久,世琥仓储成立,这个公司又没有新希望集团的一个人,再后来一家一家的乐客多超市开始成立,新希望也开始感到不踏实。新成立的超市店面实际上就仅仅是个店面,从装修到进货,销售款项全部由世琥仓储控制。 新希望集团试图利用商业地产扩充乐客多超市的收入来源,并付出1.3亿元拿到了南京北极阁的4万平米商业地产开发项目,希望通过这块地实现商业地产与零售的无缝对接。但现在乐客多南京店已经关门,还有大量难以说清的资金黑洞,又有谁贸然接盘呢?看来刘永好的投资可能要打水漂了。 同样让新希望集团感到不安的是,世琥仓储大手笔对新希望集团控股50%的超市店面进行装修,这样不得不让这些超市店面对世琥仓储进行大量负债。了解到,台州超市在2003年没有营业,仅仅装修就花了7500万元。上海七星店的财务报表显示同样进行了高达7000多万元的装修。更让新希望集团难受的是,乐客多超市虽然开办起来,新希望集团旗下的乳品并没有成为乐客多超市主推的产品,而超市的控制权全掌握在新加坡人的手上。 新希望构想了从上游饲料产业,到乳品产业,再到下游零售业,乃至商业地产的“垂直整合战略”,但这个战略被无情地摧毁。而NTUC主席、Nextmall董事长詹达斯从一开始就没有当新希望是Nextmall的主人之一,在接受新加坡《联合早报》采访的时候,詹达斯强调新希望只是策略伙伴,NTUC进入中国是希望将NTUC打造成新加坡在中国的零售旗舰。 詹达斯一直在按照自己的思路运作Nextmall,在Nextmall还没有正式成立之前,NTUC就已经同咖啡店集团(Kopitiam)、肉干品牌“美珍香”、快餐品牌“双盛”(Swensen’s)、亚坤咖啡和福将控股(Food Junction)等签订了进货和约,这些产品在乐客多超市甫一开张就进入大陆,而新希望的乳品以及火腿肠等产品却并没有进入詹达斯的采购之列。伴随着的是新希望持股50%的超市不断地规模扩大,负债增多,装修、货款、管理费等等费用,全是超市店面所欠世琥仓储的账。 新希望给本刊提供的情况说明称,NTUC与DBS并列为乐客多大股东,两家共持股73.74%,大华集团、新希望、张异昌等作为小股东不参与任何公司日常管理。公司董事长由NTUC的人担任,总裁由沈建国担任,财务总监由NTUC委派之郭德全担任,其余重要管理干部均由大股东和沈建国先生选派,公司实际经营的权利与义务全部由DBS和NTUC为大股东的Nextmall承担。 新希望认为,乐客多超市走到今天的地步,主要由于投资过度和经营管理等综合因素,导致乐客多超市面临资金周转的困难,为此,由Nextmall大股东和经营团队负责与一些重要的商业投资机构联络,将门店和持续运营的体系出让和移交给新的投资人,由于大股东和经营团队没有妥善、积极与供应商的沟通,供应商出于保护自身利益的考虑,对重组和转让的前景有所担心,采取了一些过激的行动,反过来加大了有序重组和转让的难度。 如果说新希望集团在Nextmall中不能控制,那么在控股的超市店面,新希望集团是非常重视控制权的。上述乐客多上海七星超市的法人代表名叫李巍,而李巍的另一个身份是新希望集团总裁刘永好的妻子。在所有的超市店面董事会中,新希望占据一半的董事,为什么还放任世琥仓储不断地盘剥呢? 目前,很多供货商给新希望集团施压,希望由新希望出面主持大局。但是,新希望进军零售业的计划随着乐客多的倒闭而烟消云散,想要出头谈何容易。12月13日,新希望集团致函Nextmall的所有董事,要求NTUC和DBS举行发布会,澄清Nextmall股权结构和经营管理情况,并提供财务支持以应对危机,同时警告大股东不得将资金随意调离乐客多。 背景:2005“超市倒闭年” 2005年是中国零售业惨痛的一年,据非正式的统计,2005年,我国已有100多家超市倒闭。比乐客多众多门店关张更有典型性的是普马的倒闭。普尔斯马特(中国)原是国内一家民营企业,1996年取得美国普尔斯马特在中国的特许经营权后,不断地开店造势,一度在全国19个省市区建立了48家连锁店。由于扩张过度,资金链断裂,今年3月,普马彻底崩盘。由于恶意拖欠供应商大量货款,以及银行贷款,普马留下高达20亿元的资金“黑洞”。普马由此也成为国内倒闭的零售商。 普马之后,7月,石家庄银都超市倒闭;8月,石家庄盛福祥超市“轰然倒下”;10月,拥有5家门店的上海家美好百货有限公司贴出停业告示;10月到11月,盛兴北京四家门店相继关门;11月,北京联友超市5家门店突然关门;12月,号称广州“生鲜超市”的广州家谊超市股份有限公司宣告破产。

有赞微商城入驻要求
开微商城要钱
小程序签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